重要提醒关闭

查看更多》

第三章 晓语出面

作者:美丽一天|发布时间:2019-12-26 11:00:28|字数:4032

 陈阿俊在武安市这一番拘捕,可谓是人闻悉知。陈阿俊瞬间成了热议话题,更何况交警部门曾经参加缉捕陈阿俊,只怕每个刑侦部门都有陈阿俊的画像,便于认人。

   林晓语看了一下陈阿俊笑道:“是他,没错,陈先生想通的了。反正是被人冤枉的,就回警局协助我们调查”。交警员上下打量了一下陈阿俊:“林警官,陈阿俊可是个极度危险人物,你没有给他带铐,又没有人陪同,不如我叫几位兄弟陪你吧”  

   “不用不用不用,不是说了吗,陈先生想通的了”

   哦这样啊,那行,但是林警官乱停车,这罚单是一定要开的“林晓语扣分又罚款,心里郁闷,一直开到十几公里路,尽是一句话没说。

   “你是不是挺恨他的”陈阿俊先忍不住沉默。 

   “没有,违规了,人家做的对吗”林晓语淡淡的道。

   “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被罚,对不起”

   “其实这也不是主要原因,我就是觉得顾淸元的死有蹊跷,还有啊,你知道钱敏现在在哪里吗”

   “听说她跟了一个叫姜天昊的人在一起,人家是财富大酒楼的大股东,有钱”言语又有几分无奈伤感。

   “说起姜天昊,其实那些信封代码里面多次提到姜天昊这个人”。

   “是吗,那些代码怎么说的”

   “我们翻译了一部分,里面多次提到一百万。一千万、假钞、姜天昊,可是又联系不上来,也许有人在贩卖假钞”。

   “贩卖假钞和这次劫案有联系吗”

   “一百万,说的不就是被劫的钞票吗,一千万不就是用被劫的一百万买下一千万,然后是姜天昊,代码不是很清楚,也许姜天昊是买主,也有可能是卖主”。

   “代码是怎样的,你联系起来不就成了”

   “中国汉字有不同的笔画组成,但是每一个笔画是有上千个代码组成,一个字就是几千万个代码形成的,如果破译不正确,就又会形成其他的字,和原字大不行同,你做过侦查工作,应该知道这方面的难度”

   “对不起,我还真不知道,因为我从未涉及过这方面”

   两人说话间,警车停在了市医院门外,陈阿俊下车后谢道:“谢谢你送我,谢谢你相信我,谢谢你帮我”林晓语微微一笑,也下车来,“啾啾”两声,锁住了车门:“不介意我去看看你女儿吧”陈阿俊疑虑不答,林晓语已经先往医院大门走去:“你放心,我不会拿你女儿要挟你的”

    陈阿俊三步并作两步,飞快的朝三楼病房301而去,林晓语在后面追的气喘吁吁。

    这时天色已晚,大部分病房的人都已经就寝,包括陈阿俊的小女儿,也睡着了。

    陈阿俊看着自己的女儿,脸蛋红润润的,睡的正酣,鼻息均匀,想起自己的际遇,不禁双眼含泪,用手扶着着女儿的头发,那一丝丝发根都如自己都对女儿千百般无限柔情呵护。

   “人家父亲在女儿动手术前后几天里头不睡不眠的照看自己的女儿,你倒好,做完手术都好几个小时了你才来,你女儿哭累了这才睡着。”一位护士前来收拾吊瓶向陈阿俊说道。

   林晓语仔细端详着病床上的小女孩,脸蛋胖嘟嘟的,模样有点像陈阿俊,五六岁的样子,是个非常可爱的小女孩,而且额角发丝有点湿,脸上有明显泪痕,显然刚才是大哭了一场的,不禁心里也是一阵酸楚。

    陈阿俊堂堂七尺男儿,在听到护士一番话后,泪水夺眶而出,紧紧的揽住女儿,硬咽出声:“我不是一个合格的爸爸,爸爸总是不能在第一时间陪你,小文,爸爸对不起你啊”

   护士继续说道:“我们主任让我给你捎个话,手术很成功,你女儿很快就可以下地走路了,另一半的医药费麻烦你马上补上,不然就要停药了”

    “你放心,我会想办法筹钱的,你们一定要给我女儿用最好的药”

    林晓语奇道:“你女儿她......”

    “那天我上班去,我女儿自己一个人去找妈妈,出了车祸......”说道这里,不禁泪流满面。

   林晓语也是一阵默然的伤感。

   送走林晓语,陈阿俊整个人虚脱了,守在小文的床前睡着了,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一双小手在摸自己头发,睁开眼睛,只见女儿小文正在摸着自己的头发:“爸爸,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小文,爸爸不会不要你,爸爸对不起你,没有一直陪着你”

   “爸爸,小文乖,以后不会乱跑了,你不要离开小文好不好”

    爸爸不离开小文,因为小文是爸爸的命“

   ”爸爸,小文饿了,想吃饭饭“

   ”好,爸爸这就去给你买“陈阿俊笑道。

   已经是凌晨两点多钟,但是医院就是比起它地方要热闹,门前小摊门铺还是亮着灯,陈阿俊摸摸身上只有小马给的那10元钱除了坐车余外还剩八块钱,便买了一桶方便面。

   走在医院的长廊里,忽然见到一个病房前有两个大汉在那边有说有笑,他们虽然穿着便服,但是腰上部位明显凸出,经验告诉陈阿俊他们的腰上别着手枪,显然是警局的人,似乎刻意在保护病房里的人。

   他们的目的虽然不是为陈阿俊而来,为免冲突,陈阿俊扭头准备从另一个走廊上楼,谁知就在扭身之际撞了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大夫,那名大夫身高八尺,足足比陈阿俊高出一个头来,脸上带着口罩,双手还带这一副白色手套,陈阿俊触手感到对方腰上硬邦邦的,居然也有一把枪,这名大夫对阿俊说了一句”对不起“直接走到两个便衣警员跟前,不知道说了些啥话,开门走进病房里。

   陈阿俊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要从正门进显然不现实,直接来到围墙外面,因为是在一楼,地基抬的高,从地面到窗户上也有三米的高度,陈阿俊用嘴巴咬住了桶装方便面的边缘,从一颗松树上攀岩而上,攀到和窗户一样高度时,纵身跳到了窗台上,但是窗台非常狭窄,只能容下一个脚尖,陈阿俊身往后仰,险些摔落下去,伸手贴住玻璃稳住身形,透过玻璃,只见病床上的人扣着氧气罩,显然未脱离险境。床边放着好几台仪器,都在那人身上通着,陈阿俊也不知道那些都是啥东东,却看见刚才进屋的那个白衣大褂的大夫居然从腰上拔出手枪出来,枪口还装着消声器。

    陈阿俊更不考虑,将窗户撞开,眼看白衣大褂扳动开枪,手上的桶撞面直接抛向对手,从陈阿俊进屋抛桶面,兔起鹊落,白衣大褂吓了一跳,桶面撞在脸上,尚未反应过来,陈阿俊一下将他扑倒在地上,手枪滑落到门后。

   门外的两人听见了屋内动静,急忙开门,居然被人反锁起来,撞门无果之后,果断的打给市警察局请求支援。

   穿白衣大褂的人眼看事发突然,被陈阿俊压在身下,一个手臂硬是挤在自己脖子上,右手突然抓住了陈阿俊的头发,硬拽着他的头皮把他翻转,这才站起身来:”陈阿俊,坏我大事,我今天就杀了你“陈阿俊更加好奇慌张了,对方认得自己,那多半和劫钞杀人有关,眼看他要去门后拾枪,一个箭步滑到,脚尖将手枪踢到床下,白衣大褂一阵大怒,挥起长臂便向陈阿俊脸上打去,对方力大身高,这一臂挥来,风声呼呼,宛如一个铁棍抡来,陈阿俊双臂格挡,一格之下,对方另一只铁拳重重的击在陈阿俊小腹上,登时痛上颜色,陈阿俊捂着小腹退开两步,白衣大褂冷笑两声,突然便钻入床底,从另一端滑出,枪头对准了陈阿俊,子弹已飞了出去,陈阿俊大惊,急忙就地滚开,他身后的一架立式台灯”碰“的一声被子弹打中爆开,屋内暗了许多。

 门外的两名警员听见了屋内的枪响,顿时慌了手脚。心道必定那个唯一人证被凶手杀死,这时候也等不及警局支援,也顾不上这是在医院走廊之中,拿起手枪便在门栓开了两枪,之前没有开枪打门原因是上级有交代,毕竟在医院公共场所内,不到万不得已时不能够开枪的。

   两人同时撞门而入,眼前看到的却是白衣大夫和一个男子四手相争着一支手枪,一个立式台灯滚落在地,地上满是玻璃碎片,后窗玻璃被人为撞开,第一直觉告诉他们,这名陌生男子前来杀害人证,恰巧遇见大夫在为人证查房,两人便起冲突,夺起男子手枪。当即伸手用枪指向了陈阿俊:“放开你手中武器,不然,我们开枪了”

“警察,还不把你手中的枪放开”

假扮大夫的眼见两名警员既然异口同声的在对陈阿俊怒斥,急忙开口说道:“你们还等什么,他是杀人劫钞的罪犯,就是来杀人灭口的,我......我快顶不住了”然后手腕松了点力,让枪头离自己的头部更近了。这么一来,警员才恍然大悟,陌生男子不就是陈阿俊这个嫌犯吗?其中一人当即用枪顶在了陈阿俊的太阳穴上面,厉声道:”再说一遍,放下手中的枪,不然.....“说这话,拉下枪尾击锤,手按在扳机上。

   ”走,你们别听他胡扯,快点走“手上丝毫不松懈夺枪之势,并且声嘶力竭的喊着要两名警员离开。

   这时候门外警报骤响,越来越近,跟着从窗外映射进来一片灯光,几声汽车开门关门声,显然大部队警员已经赶来现场。另外一边的警员眼看大部队到来,底气十足,突然开枪朝窗外打了一下,喝道:”别以为我们不敢开枪,快点撒手“枪头也对准了陈阿俊的脑袋。陈阿俊无奈,只有放开假扮大夫那人的手掌,两名警员相识一笑,此次抓获陈阿俊,可谓是大功。突然一声枪响,一名警员心口中枪,倒地毙命,另外一名警员惊愕的看见白衣男子手中的枪:”是你,你为什么.....“一句话没有说完,同样被白衣男子打中胸口,献血瞬间映红了衣衫委顿倒地。陈阿俊待要反抗时,白衣男子用枪已经指在了陈阿俊鼻梁上,陈阿俊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一个穷凶极恶的歹徒,说他杀人不眨眼一点也不屈,他既然警察都敢杀,自己更不在话下,只有任凭摆布。

    ”你一定以为,我会杀了你对吗“白衣男子阴森森的说着。

    ”钞车是你劫的,警察是你杀的吧?你来杀人灭口?正好把我也杀了,你如意了,你到底什么人,为啥处心机滤的陷害我,邮政局的顾清远也是你杀的吧“

   ”我的时间不多了,没工夫给你瞎耗着,不过我不会杀你,因为我要陪你玩到底,我才发觉游戏越来越好玩了“突然拿着枪柄重重的在陈阿俊的头上砸了一下,陈阿俊一阵晕眩,白衣男子已经从窗户里跳将下去。

   陈阿俊晕晕乎乎的站起来,手上既然捂着白衣男子那把枪,对方又一次嫁祸给他了。门外脚步声响起,一把强光射在了陈阿俊的脸上,陈阿俊用手遮住射来的强光,解释道”|事情不是你们看到地这样,你们要听我解释“

   ”劫钞杀人,现在杀人灭口不成,居然连杀两名警员,陈阿俊啊陈阿俊,我看你今天还能跑哪里去“陈阿俊面对强光刺眼,看不清楚对面那些人,但是这个声音他太熟悉了,不正是李岩吗。

举报

投推荐票(0)

投月票(0)

请先登录

您当前没有推荐票

推荐票规则

我要捧场

本月推荐票

0

我的推荐票:0

我要赠送:
1

确定送出

您当前没有月票

投月票规则

我要捧场

本月月票

排名: 距离前一名差距

当前月票:0(1张月票=2000金币)

我要赠送:
1

确定送出

  • 红酒

    200金币/杯
  • 钻石

    800金币/颗
  • 跑车

    2000金币/辆
  • 别墅

    10000金币/栋
  • 游艇

    50000金币/艘
  • 飞机

    100000金币/架
数量:
赠言:

每累计捧场2000金币,系统免费赠送此书月票1张,本次捧场此书可得0张月票

结算:

0金币

原价:0金币

升级VIP享更多会员折扣

捧场

余额不足 请充值

取消 充值

已成功捧场 1

同时为作者送出1张月票

感谢您的支持

关闭

已成功捧场 1

同时获得1张月票

感谢您的支持

关闭 投月票

已成功投出0个月票

感谢您的参与

好的
操作失败,请重试~

已成功投出0个推荐票

感谢您的参与

好的
操作失败,请重试~
x
您的账户余额:金币 | 充值 订阅VIP章节
《神兵杀机》金币/千字
  • 第三章 晓语出面

    4032字/

    立即订阅
  • 订阅所有未购买的VIP章节。

    (请注意:不含未发布章节)

    批量订阅
  • 当您阅读到本书付费章节时
    将直接购买不再提示

    开启自动订阅

第三章 晓语出面

4032字/金币

您的余额不足,请充值去充值

x
您的账户余额:金币 | 充值 订阅VIP章节
《神兵杀机》

金币购买全本

章节举报

举报对象

第三章 晓语出面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0/100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