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提醒关闭

查看更多》

第一章 突入其来的爆炸声

作者:美丽一天|发布时间:2019-12-26 10:57:32|字数:4446

惨阳斜悬在焦远城楼林之间,余辉映射中心大道。逐渐人稀的闹市,生意渐淡的门庭,来往匆匆的车辆,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安谧。 

   此时此刻,在这平宁祥和的城市中,殊不知祸端由来。

       “轰”的一声巨响,火光暴闪,铁门似的一个板子冲天而起,卷起滚滚黑烟,一股浓烈的火药气息瞬间弥漫了整个街道。跟着发出三声枪响。人群顿时大乱,呼喊着四下逃窜,此时的红绿灯虽然在正常运行,但群众被这突如其来的爆炸声惊吓的六神无主,早忽略了心中的交通秩序。来往车辆纷纷掉头逃窜,生怕沾染事端。车子、人群,便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乱成一团,没有人知道发生了啥事,知道的只是疯狂的逃命。

      陈阿俊还是和往常一样穿着绿色秀有邮徽的马甲,骑着脚踏车托着沉重的邮裹正卖力骑在慢坡路面,听到爆炸声、枪响的陈阿俊也大感意外,声音是从新世纪游乐广场附近传来,而且冲天而起的那个板子正朝着阿俊的头顶直盖了下来,他骑车的速度显然赛不过地球的引力,眼见铁板就要落在陈阿俊头顶,双手及时提把后轮原地打一个回旋,调转了车头,身子前倾加上后座邮裹的重量,顺坡滑下。

      啪的一声,铁板落地,直直的从阿俊身后坠下,只要阿俊反应稍有迟钝,异物就算砸不到阿俊的人,也要挂上自行车的后座,阿俊一阵急刹,回头看去,原来是一个汽车厢门,正是被炸药给炸开的那个铁板。

      陈阿俊看着厢门四方正正,是一张集装箱尾门,而且四周铁皮卷起,显然炸药的威力不是很大,不然一张铁门早炸的四崩五裂了。好奇心驱使着阿俊绕过铁门,便向新世纪游乐广场附近骑去。万不料正是因为他的好奇,使他的命运发生了天翻地覆的转折。

      一辆押运车侧翻在新世纪游乐广场门前,司机楼的挡风玻璃被震得粉碎,一名押运员被卡在变形的司机楼中,身上多处刮伤,却是一动不动,尾厢躺着两名押运员,都是额头中弹,脖子上还悬挂着随身佩带的散弹枪,除次之外,再无它物。在爆炸前后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发生的这起劫钞杀人案,在这片祥和的土地上上演了一场惊天血案。

     陈阿俊是第一个赶赴现场的人,不一刻,警车,救援车纷纷赶到,围观人众越聚越多。突发大案,交警支队也在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对现场来往车辆经行疏通,维持治安秩序。

      警方拉起了警戒线。法医对现场死者进行了细致的分析并拍照,医护人员将尾厢的两名尸体抬到了车上。司机楼的那名押运员双腿被卡在了座位与车头之间,救援人员不得不使用工具慢慢把车体锯开,这名押运员身上多处受伤,头部中弹,只是子弹略偏,尚存一丝气息,模模糊糊感觉有人在自己的身边,嘴里发出虚弱的声音:“尤......尤......尤政.....尤.....”其中一名救援人员见状,大叫道:“他还活着”负责这起案子的李岩是市区刑侦队队长,对现场进行细端,找寻任何的蛛丝马迹,光天化日之下劫钞杀人的多是团伙所为,而且可以看到任何可以拍到此地点的摄像头已经遭到了破坏。两名押运员枪未取下,显然对方在他们没有反应时已经被杀。听见了「他还活着」叫声,急忙奔过去,耳朵贴在这名押运员的嘴边,有可能他说的话是唯一可以侦破案件的关键。

      “尤......尤政.....在.....边.......救......”一口气没接上,昏死了过去。

      “快,救护车,快救他”唯一生还的押运员成了李岩办案的关键,绝对不能让他死去,急忙呼叫救护人员。早过来几名医护人员把他抬上了担架,随着呜呜声响起,一辆救护车飞一般的向市区医院驶去。留下的警员、法医对现场进行细致的分析。

      李岩慢慢端详那名押运员的话,自己一个人嘀咕:“邮--邮政--在--边--就--”。忽然注意到穿着绿色秀着邮徽的陈阿俊,一辆邮政自行车停在他身边,而且警车到来时,的确只有他一人在场,后来才陆续过来围观群众,灵机一动:“邮政员在边上,就是他“。想到此处自满道:”一定是这样。哼,化妆成邮递员”。眼睛如电,直直的投到了陈阿俊的脸上。围观群众见那位警官目光有异,看着陈阿俊时神采奇怪,都好奇的瞪着陈阿俊:“难道劫钞杀人的是他”的确过来时只有他一个人在场,纷纷向后退开几步,离开这个颇有嫌疑的危险份子。

      “你叫什么名字”李岩走近了陈阿俊询问口气大有审犯人之态。

   "陈阿俊"

   "拿你身份证给我瞧瞧"

   陈阿俊不明白眼前这位警员为啥这种眼神盯着自己,但还是拿出自己的身份证递到了李岩手中。李岩拿到陈阿俊的身份证仔细端详和陈阿俊做了一下对比,确认是他本人之后。眼睛瞄向自行车后座的邮裹,"那是什么?"

   "信件"徒然脸色一变,指着翻转的押运车"你不会怀疑是我做的吧"

   "三,把他的邮裹卸下来查看下,难保不是被劫的钞票"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着陈阿俊,生怕他从眼皮底下消失一般。并没有回复陈阿俊的问题。

    两名警员把他的邮裹从车位上卸了下来,大口朝下提起来,把信件全部倒了出来,陈阿俊看着警务人员这么放肆的行为,却是无可奈何。   

 那名叫三的警员检查了一下信封"李队,没发现"

    李岩瞪拉一下陈阿俊,亲自去验查一番,虽然半毛钞票都没有,但是每个信封的背面都用黑笔写着十几个似韩文又像日本文字的代码,但显然又不是韩文也非日字。这些代码明显是笔写上去的,没有人这么无聊来信封画代码。信件署名倒看不出端迩来,自己身为执法人员,总不能私自拆开别人的信封。李岩指着信封背面的代码历色道"这些是什么,不要告诉我是阿拉伯文字"

    "也许是信封的商标,这些我还真没留意"陈阿俊才看见信封背面的那些黑笔代码,倒不是瞎说,真没留意。

    "哼,在真相没有水落石出前,我很遗憾的告诉你,你被捕拉"说着把手铐拷住拉陈阿俊的手腕,陈阿俊气道"哪有这样不分青红皂白乱抓人的"

    "想知道活下来的那位押运员怎么说吗?他说邮政员在边上,就是你"手指指向拉陈阿俊斩跟截铁的语气让陈阿俊有点窒息,"怎么可能,他这是污陷我"

   "将死之人是不会撒谎,而且种种理由都可以控告你,你的信封上这么多奇形怪异的代码,我们需要解译,在这期间,只有跟我们回警局一趟了”

   "笑话,随便几个怪异的文字就能够和案件串联起来,也太草率了吧"

   "如果要解释,回警局说吧"早过来两名警员押起陈阿俊,准备押他上车"我不能跟你们回警局,我不能"陈阿俊想起自己平白无故蒙受冤枉,李岩的决定性裁决。自己女儿今天手术结束,说好要去陪她的。越想越激动。一时间,便如发疯般将身边两名警员撞倒,李岩见他拒捕反抗,便掏出手枪威胁,陈阿俊右足一挑,将他手枪踢飞出去,在李岩身上踹了一脚,李岩脚下站立不住仰身摔倒,右手正好格在刚被锯开的车框上,毛齿登时在他手上划了一道血痕。眼看着陈阿俊跳上自行车冲下坡去...    

   "追追追追,绝对不能让他跑了"本来就疑惑陈阿俊有作案嫌疑,现在居然潜逃袭警,那不是他还会是谁。语气中显得十分愤慨。

    十几辆警车发动向陈阿俊追去,警鸣响起,行人车辆都让在道旁。

    李岩看着掌心鲜血涌涌,拿起手帕擦拭了一下,殷红的血迹把手帕沾染了一片,看着就一阵恶心,直接给扔掉。这时一位身穿制服的女警来到李岩面前,这女警长的眉清目秀,大眼柳眉,虽然身上穿着制服,依然挡不住那过人的容颜挺拔的胸膛。"李队,有什么发现吗"这名女警叫做林晓语,是警察局里出名的警花,目前在刑侦科担任调查组成员,专业针对各类疑难案件的细致调查走访资料搜集,也是李岩的得力助手。

    "有,不过被他逃了,对了"把陈阿俊的身份证递给了林晓语"把这个陈阿俊的资料给我查一下,还有邮裹里信封背面上的代码给翻译出来,这些可能是案件的关键"林晓语答应一声,把邮裹放到了警车后背箱,开车离去。

  陈阿俊无辜被冤,胸积怨闷。殴打警察拒捕逃脱,更加证明他的嫌疑。但情势所迫,无可奈何,只有出此下计

    此事惊动了当地政府,并且联系交警支队配合警方共同拒捕陈阿俊,各路警员纷纷出马,并且在各个街口设下障碍。媒体也是蜂涌出动,抓拍这难得一遇的警匪追逐。

   陈阿俊疯狂的蹬着踏板,一路风驰电挚般穿过马路,凭借流利的身手,最佳的骑术,一路腾挪闪跃犹如杂技出生,过红灯,穿障碍,逃围捕,后面吱吱碰啪刹车撞车声。虽然骑着自行车,却远远的把警车甩在了身后,就这样,数辆警车被撞,多处交通堵塞,就因为一个骑着自行车的陈阿俊。

    陈阿俊狂飙自行车技术,等他骑至洺湖桥穿过限宽石墩时,不得不刹车驻足,呆住了。只见桥中央二辆警车横在当地,六辆警车分两行停在横车后,八名警员拿着手枪扣着板机,伏在车顶上,后面隐约十几个人甩手站立,可能是当地政府官员或者警局最高层,“陈阿俊,不要做无畏的反抗,还是束手就擒吧,不然,子弹无眼,”人群不知道谁冒出来这么一句,决定性的把他当成了劫抄杀人的罪犯,甚至反抗就要开枪。

   “你们凭什么说是我做的,就凭伤者的一句话,还是那些有代码的信封,这根本就是一个骗局,你们想一想,假如是我做的,我还会留在那里等你们抓我吗,这也太离谱了吧”

    “我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但觉不能放过一个坏人,如果你是清白的,又何需拒逃呢”陈阿俊不语,他心里的苦又有谁体会。这人继续说道“你放心,如果你是冤枉的,我们会查明真相,还你清白,但必须要你协助我们调查”说起这个「必须」两字时语气加重,显然是不能拒绝的。

陈阿俊苦笑:“说到底,还是要抓我回警局”心里郁愤难当,真是百口莫辩,把车子往地上一摔,不由的万念俱焚,将心一横,:“好,既然你们一致认为是我干的,那开枪吧,开枪啊,开枪啊,开枪啊”越说越是激动,一步步逼近警车,他手腕上拷着手铐,双臂前探,陈阿俊心里料定他们不敢开枪,就算是自己犯的案,也不会贸然的开枪。

    众警员见他步步逼近一阵騷动,事情没有落实,对方到底多少同伙,究是不能开枪。陈阿俊走在桥栏的边缘上,越走离警车越近,不知道谁又说了一句话:“住足,双手放在头顶上,不然开枪了”陈阿俊“嘿嘿”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双手突然在桥栏上一摁,身子直接从桥栏边翻了下去。扑通一声落入湖水之中,溅起了一丈高的水花,众人急忙爬到桥栏向下探,除了湖面上那一层层涟漪,哪里还有陈阿俊的人影。

     话说水深无勇夫,毕竟洺湖广阔深不可测,甚至因此多人丧命,即便是熟识水性的民警也要在身上绑了安全绳才敢下水进行打捞,而此时的陈阿俊,早游的自己都不知身在何处。数名警员在水下轮流打捞,直到傍晚六点多才没人下水,但是桥面还是留着几名警员探视湖面动静,心里认为陈阿俊沉入了湖底,必然没命,不过上级命令,只有照办。

    陈阿俊的水性极佳,却也在水中几次险些丧命,毕竟双手被铐住,游动不方便,全靠双腿的力量来撑,不知道游了多久,爬上岸来,气力也将耗尽。

其时天凉临秋,一阵冷风贯来,不禁浑身打一冷战,隐隐约约的还见到桥面上还是灯火影绰,不禁一屁股委顿在地,真不知道自己以后怎么过,如今从一个普通的邮递员演变成一个劫钞杀人的嫌疑犯,这种感受,也只有陈阿俊自己体会了。

举报

投推荐票(0)

投月票(0)

请先登录

您当前没有推荐票

推荐票规则

我要捧场

本月推荐票

0

我的推荐票:0

我要赠送:
1

确定送出

您当前没有月票

投月票规则

我要捧场

本月月票

排名: 距离前一名差距

当前月票:0(1张月票=2000金币)

我要赠送:
1

确定送出

  • 红酒

    200金币/杯
  • 钻石

    800金币/颗
  • 跑车

    2000金币/辆
  • 别墅

    10000金币/栋
  • 游艇

    50000金币/艘
  • 飞机

    100000金币/架
数量:
赠言:

每累计捧场2000金币,系统免费赠送此书月票1张,本次捧场此书可得0张月票

结算:

0金币

原价:0金币

升级VIP享更多会员折扣

捧场

余额不足 请充值

取消 充值

已成功捧场 1

同时为作者送出1张月票

感谢您的支持

关闭

已成功捧场 1

同时获得1张月票

感谢您的支持

关闭 投月票

已成功投出0个月票

感谢您的参与

好的
操作失败,请重试~

已成功投出0个推荐票

感谢您的参与

好的
操作失败,请重试~
x
您的账户余额:金币 | 充值 订阅VIP章节
《神兵杀机》金币/千字
  • 第一章 突入其来的爆炸声

    4446字/

    立即订阅
  • 订阅所有未购买的VIP章节。

    (请注意:不含未发布章节)

    批量订阅
  • 当您阅读到本书付费章节时
    将直接购买不再提示

    开启自动订阅

第一章 突入其来的爆炸声

4446字/金币

您的余额不足,请充值去充值

x
您的账户余额:金币 | 充值 订阅VIP章节
《神兵杀机》

金币购买全本

章节举报

举报对象

第一章 突入其来的爆炸声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0/100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