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提醒关闭

查看更多》

乡间小偷

作者:绿叶金龟子|发布时间:2019-12-02 11:27:53|字数:4788

黄蜂尾后针!何峰很快就见证了它的毒。黄皮果子七月快熟透了,何峰自家的先不摘,先偷别人的。去了何江和他四公的黄皮树那里,也就在何峰家西北方十几米而已,非常近,何峰去看那黄皮果够熟了没。却发现树上两米高处有一个蜂巢,蜂巢是用泥土筑成的,也不大,只有十多个蜂洞,地蜂十只左右,何峰也不敢太靠近仔细看。那摘不成黄皮就回家,找人把那蜂巢打掉。下午三点,和何区、何明哥、何文、何权共五人一起去打掉那蜂巢。何明哥和何区主打,何峰他们在后面观看,负责捡石头。离蜂巢五米远就蹲下,扔石头时站起来,扔了就蹲下,何明哥扔了到何区扔,扔了六块石头,两块碰着了边,就有地蜂飞出来,发怒巡逻,何明、何区又站起来扔了,地蜂就飞过来蜇他们各两针,而且在脸上,也就四只地蜂牺牲了,何明、何区各叫一声哎呀,就蹲下后退,撤退了,这次打蜂巢彻底失败了。何峰才八岁,一个人也不够胆去打黄蜂,只能作罢。等明天再去,可是见到何明哥时,他的脸肿成了猪头,肿得眼睛也看不见了,只剩一条缝,像是闭上了眼。去看何区也一样猪头,双下巴,大胖子的脸也不过如此。怪吓人的,何峰更没胆去打那地蜂了。没想到黄蜂这么毒,几天后去看那地蜂,却不在了,可能搬家了。那也好,可以摘黄皮了。自家的黄皮树也得仔细看看有没有黄蜂巢,也有发现是朱古力小黄蜂,用竹杆打下它的蜂巢,蜂巢是黄皮肤色,弯月形状,蜂洞几百个,只有手掌大,可见它的小,蜂虫也有几十上百条,拿去喂鸡了。

九岁时何峰早上去抓蜗牛,在菜地走过一排小葭树长成的围栏,一人高,几米过去,看到一个小蜂巢,才两只黄蜂,六个蜂洞,四条蜂虫,何峰走得很近,伸手就可以摘了,头也不敢靠太近,但离蜂巢三十公分也不飞过来蜇人。所以看得清清楚楚,之后很多伙伴们也是相隔几十公分走过都没事,何峰回家了。何峰的弟弟何冲在外面也听了这事,就想去摘了它。中午何峰知道了何冲的故事。何冲说着:黄蜂不针人的不针人的,我摘了它。黄蜂不针人的不针人的,我摘了它。说这两句话,就真的伸手摘了它。但是那两只黄蜂都针了他。何冲哭着说:不是不针人的吗?不针人的吗?为什么啊?哭着走回家。何峰看见弟弟回到家没哭了,只是看到他脸上有点肿,也只能一笑了之,说:你还真信,真去摘了它。真够蠢的。然后帮他涂抹牙膏。这个笑话传遍了整个村,所有大人小孩都知道,成了所有孩子们笑话何冲的口头禅:黄蜂不针人的,我摘了它。黄蜂不针人的,我摘了它。而且笑话了两三年,总有人记得这么一个经典的笑话。

天空依然明朗、小鸟已飞过、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仰望着树梢上的小鸟、可以凭空站立!昂着头望悬空滑翔的飞鹰、可以如此自由飞过天空!

大燕河边那一块块草地、绿油油的野草、走进去藏身躺下寻一处自由!找一份神藏!

终是被隐处飞出的小鸟惊吓、却也发现一处宝藏、一个鸟窝、三五个鸟蛋、一份美味的佳肴!

小孩子贪得无厌、一块块草地去寻找、九个鸟窝、拿走两窝十个鸟蛋、开心回家!食得香味鸟蛋、出走出走、空中飞鸟已回家!

想得飞鸟自由、先得手握小鸟、如何修得空中飞翔!

鸟窝留给鸟儿去孵蛋、七天后小鸟儿破壳、全身光脱脱、不生一毛、眼睛未开、皮肤血色透亮可以看见心脏跳动、内腑肚肠!奇生怪也!

留给鸟妈妈去照顾小鸟儿、五天后小鸟儿全身披毛、羽翼刚长出、更不曾学飞、连鸟窝一起拿回去、用小手抓一只小鸟儿放手心上好好看、傍晚前去找小虫子喂小鸟儿、可小鸟儿不愿吃、过于弱小可能惊呆了、禾雀叼叼、不过三朝!不过两天、自己的好玩伴却死了、也跟着伤心一下!再找新的玩伴!如此找羽翼长齐要学飞的小鸟、回家用米缸困着或用绳绑着、绑在黄皮树上、又出去找吃的回来发现只剩绳子在了、原来小鸟叫唤妈妈、猫咪却去和它说话、把小鸟儿放进肚子里去!不让它受苦!只好找猫咪当玩伴!猫咪长大了爱跑去找小鸟聊天、小鸟却也陪它聊、猫一动、小鸟也飞一会、聊天不欢而散!所以又得再找玩伴、把藏在不透光的米缸里小鸟抓出来、一见光就冲动要跑、挣脱小手、在地上跳得飞快、猫也不知从何处窜了出来、又要去找小鸟聊天、咬起来了,小鸟也尖叫一声、乖乖进了猫肚子里!猫还走过来摇尾巴、碰脚!还要!可怜我的好玩伴、你倒会跑!陪我玩不就好好的!

可怜的小鸟!白辛苦了我!给你吃不吃、给你住不住!再找会学飞的小鸟、看谁跑得快!它会飞,追。拼命跑、追!终于抓住小鸟、小嘴开合着、颈脖一鼓一缩的、小手感觉它的心跳过快、也害怕一抓就停跳!才抓一只不够、又去草丛中找,追、又拼命跑、也喘气如牛!抓住小鸟儿就休息!

小小鸟刚会飞、飞也飞不高、飞也飞不远!

回家藏起来、不让猫有机会和它见面聊天!白天拿出来绑着脚让它站身上出去威风!

都是何杰经常出来显摆、何峰也不落后!小小鸟也过去了、何峰也得找大个的玩伴!

有一次,何峰与何区、何权、何文一起去菜地偷隔壁村种的果蔗,又大又高、一棵就吃得你牙都咬软了。静悄悄地靠近甘蔗地,来到果蔗下,用手去掰,一个孩子还掰不断得两个人,偷得三棵,拖到竹林里,没了人影,把蔗尾折了,就沿着了河边的竹林走回家,这大果蔗真不是何峰他们几个小孩能咬得动的。回到家里,又怕父母大人们看到,不能在家里削皮,又只能在竹林里放下,回家拿刀出来,再削。这才吃得津津有味。实在是大燕河那片甘蔗林被砍光卖去糖厂了。而且之后都没再种。种了也是别人种在家里,种那么几棵十几棵,只够那家人吃。隔壁村那片甘蔗地年年都种,但也近他们的屋子,有时何峰这几个小子偷偷去,可以靠近蔗地,就听到狗吠声而且会有更多的狗吠声或吠得更大声,那就只能无功而返,悄悄地离开。

有时选择正午吃完饭休息的时候去,太阳晒着,热滚滚如火的大气,这时最是午休最困的时候,这时去肯定没人,肯定狗也休息了。又悄悄地去,来到蔗地就掰,那掰断声,啪啪地响,就那么几声,就听到蔗叶摇摆声,有人快速地走过来了,那时何峰的心呯呯地跳,几乎跳到喉咙里了,几个小子拼命地跑,踩着菜地,吓得慌不择路。他们都知道,被抓住了,可能被打断手脚。都是听大人们说的,也许发生过。但是如果他认得你,来告诉你的父母,又肯定被父母来个竹枝炒肉一遍。那时最被炒肉的就是何劲,虽然他从不去偷,但他老爸就是要教训他,看着打都心惊,打一下心跳跳快一次。可惜那几个小子就不知道怕,可能是他们的父母没那么狠,炒肉可能也就是做个样。那几个小子见跑远了,没人追来,就那么几十米而已,就哈哈大笑,都在大声骂咧咧地,发泄着,其实就是那几个小子心虚,心惊得很,心里害怕得很,却还要装出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见没偷着吃的,又在自家菜地找黄瓜,也得偷它一人一条,吃着回去。为了报复回去、傍晚又再去蔗地,把甘蔗都掰断,断裂声咔咔响倒了十几棵就跑吧。乘着夜色,谁也看不清是谁。再绕到大燕河堤坝去,从大路回家。

那几个小子都快成村里的小霸王了,成了最让大人们头疼的野孩子,可是何峰还是家里的好孩子,都觉得他被那三个调皮捣蛋的小子带坏了。

他们几个小子,胆子越来越大了,那蔗地也离他们的房子也远了,更容易逃跑了。反正离得远,被发现时,人都走了。反正抓不着。他们就当自家的一样,走进去还挑来挑去,最好是大黑蔗,又甜又水份多又爽,连节都咬得开,找了两棵好的掰了,连蔗尾都扔蔗地里,也不管。一条两个人吃,要吃完,不能带回家,还知道省着点,下次来还有好的。真当自家的了。一条分两断,喜欢头还是尾,随你挑。边吃边离开蔗地,完全没有偷的觉悟,走出百米远,也差不多吃完了,发现后头反而有三个小子追上来了,何峰他们也没跑的觉悟,追上来个大个的,气呼呼的,那么黑蔗可能是他家的。上来就想打人,可惜他们三个人,还有一个小的才五岁,何峰这边四个人,一样大,最起码人多,而且个子最小的也比他们那个子最小的高出一个头。想开打,何峰这边真不惧他们。那大个的上来就骂:你几个仆街敢偷我的蔗。何区上前:去、你话你的就是你的?有咩证据,想打架就来啊,你敢动手吗?那大个的更气炸了,动起手来还真是他们吃亏。在那越骂越大声,何峰他们有恃无恐,鸟都不鸟他,边吃边回家。而且离村里更近了,那大个的既不敢动手也不敢跟上来,又骂几句,就各不相见,各回各家了。何峰也回家去煮饭了,不然又有风声传到父母耳朵里了,到时问起来,就说自己只是听到外面的声音才出去看看发生了什么而已。当然嘴得抹干净,不然看出吃过甘蔗,那就没法说了。

小时候经常摘果子吃,番石榴,黄皮果,黄泡果,龙眼等等。何峰家里那一棵大番石榴树,8米高,九岁才能爬上去。是不借助外物加高。树干刚好能抱死,却也很滑,用不上力。树上的果子又大又香。却是最后一年的了。果子摘完后就被台风吹折了那一枝树桠,之后再也没结出那又大又香的果子。最大的果子,爬上去摘还得加上和勾,去勾最顶上的最大的鸡屎果。可以通过树枝爬到瓦房的瓦顶上,站在房顶上觉得安全多了,那肯定不是第一次。第一次爬到房顶上还不敢站起来,害怕滑下去掉地上。瓦顶都有斜坡流水的,下雨后有时很滑,不敢站起来,也看不到风景。第一次爬到这树的顶端腿还发抖,牢牢抓住树枝,不敢移动,果子只能靠何区摘下来。下一次就能伸手去摘伸手就能摘到的那些。几次就不害怕了,八米高,总有点敬畏心。可能到了十二岁就无所畏惧了,有时还爬上去乘风,看风景,在树顶随风摇摆,狂风也无畏了,摇摆起来左右各45度或更大,只要树枝不断就不怕。

鸡屎果还是最记得红心哥。那是何健家里的。总是去偷,那红心果又圆又大,差不多有现在卖的番石榴大。而且皮薄,里面全是红心籽。虽然吃起来不是很香很甜,那红心看起来就美,但人就是喜欢珍稀的。全村独此一家,而且很不好偷。何健的果树就在家旁边,就被两米宽的路隔开而已。何健一般在家里,很少出去,要偷他的果子得知道他在不在家。小的时候不会爬树,只能用钩子去勾,或用竹竿去打下来。会爬树的时候就爬树上去摘,可得有人看风啊。何峰就与何区,何权合作。何区,何权偷到果子了,还故意让何健知道,去气他刺激他,还想惹怒他与他打架。还有一棵树在何健家的后面,是一个盖好了墙体的新屋,就是还没盖房顶。果树就在新屋的房间里生长,进去房间得走正门,后来这房间靠近路边的墙体垮了一半,只需要越过墙体就可以进去偷果子了。后来就只剩下新屋房间里的这一棵,而且何健也搬家了,在果子熟的季节,这时候何峰就天天去看,看见果子可以吃就摘。而且何区,何权,何武等每个人也是这样。这果子倒像成了公家的,谁都可以去摘。

可惜两年后也不见踪影了。十岁就找不到同样的红心果了。之后又有一种蛋黄心的,而且香甜,可惜小了点。籽心就更少,到后来鸡屎果每到熟季,总是会生出小虫子,食之前总是掰开两半,看看有无虫子再吃。

黄皮果子七月快熟透了,何峰自家的先不摘,先偷别人的。去了何江和他四公的黄皮树那里,也就在何峰家西北方二十米而已,非常近。下午三点就约上何区,何文,何权,何杰,何业他们一起去偷摘何江的黄皮,一个人爬一棵树,果子是熟还是没熟有多少就看运气了。好像每个人运气都不差,起码都有熟果子可以摘,摘到了就在树上吃。何区,何权爬树厉害,很快就把一棵树的熟果摘完,吃光。就下来换一棵树再爬上去。何峰才拽到一枝,把果子拉到近前,开始摘下来吃,没几分钟就听到叫声:有大人来了。不知道谁先叫起来的,跟着几乎每个人都叫。何峰立马很紧张,看到何权最先下树跑了,跟着是何区,何文。何峰也想快速下树,一急在最后跳下地的时候,脚腕被树叉卡住了,倒挂在树上,伸手到地还差几公分。这时候他们跑光了,只剩下何峰挂在那,何峰更着急,忙着把脚腕松开,手撑不到地,用不上力,脚伸不出来。只能用手扶着树干底部借力,把脚腕松开了,却也整个身体倒立着摔下来,磕碰到了腹股沟,关节扭伤,一条腿就不能用力,瘸着走出何江的黄皮果园地界。这时才发现根本没有大人来。何峰被骗了,可身体已经受伤,又躺下在小树丛里,休息,缓解疼痛,缓解心跳。像一头孤狼在独自疗伤。此情此景让何峰伤心得快哭出来了。小小年纪不学好,活该受伤,学会承担后果。

举报

投推荐票(0)

投月票(0)

请先登录

您当前没有推荐票

推荐票规则

我要捧场

本月推荐票

0

我的推荐票:0

我要赠送:
1

确定送出

您当前没有月票

投月票规则

我要捧场

本月月票

排名: 距离前一名差距

当前月票:0(1张月票=2000金币)

我要赠送:
1

确定送出

  • 红酒

    200金币/杯
  • 钻石

    800金币/颗
  • 跑车

    2000金币/辆
  • 别墅

    10000金币/栋
  • 游艇

    50000金币/艘
  • 飞机

    100000金币/架
数量:
赠言:

每累计捧场2000金币,系统免费赠送此书月票1张,本次捧场此书可得0张月票

结算:

0金币

原价:0金币

升级VIP享更多会员折扣

捧场

余额不足 请充值

取消 充值

已成功捧场 1

同时为作者送出1张月票

感谢您的支持

关闭

已成功捧场 1

同时获得1张月票

感谢您的支持

关闭 投月票

已成功投出0个月票

感谢您的参与

好的
操作失败,请重试~

已成功投出0个推荐票

感谢您的参与

好的
操作失败,请重试~
x
您的账户余额:金币 | 充值 订阅VIP章节
《修炼成仙》金币/千字

乡间小偷

4788字/金币

您的余额不足,请充值去充值

x
您的账户余额:金币 | 充值 订阅VIP章节
《修炼成仙》

金币购买全本

章节举报

举报对象

乡间小偷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0/100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