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提醒关闭

查看更多》

我们都是穿越来的

作者:绿叶金龟子|发布时间:2019-11-30 11:08:37|字数:4999

我们从哪来

世上本无我,婴儿诞生后才有我。

一切就从一个婴儿开始,在中国南方一片群山中有一条大江,大江在流淌出大山前分出一条支流,支流大河流淌十几公里后与大江汇合,大江出了山就是平原,江的两岸就形成一座城市,河流就成了城市的郊区,在河流中段有一个村子,婴儿就诞生在这,父亲给他取名何峰,九十年代霜降后两小时。

大燕河一片草地一条堤坝一个村子,一个三岁小男孩走路回家,他就是何峰,前面却有三个差不多大的男孩,其中一个说:“哈哈你过来”何峰却不敢过去了,因为他们要调教他了,何峰小心翼翼地走过去。“你小子就是不出门,现在敢出来了,过来,叫声哥!”最大的何区说:“···算你数了好好走吧!以后多点出来,教你玩!”何峰不管他们说什么,只知道往家里走。他第一次出去玩还与别的小朋友见面了总是害怕的。

走过五十米的巷路,穿过二十米的竹林间路一边是黄皮树林,那么20来棵树,回到自己家里,一座瓦房,南方小四合院式的房屋,可惜只剩一半了,连客厅都没了;改成一个二米宽的小长厅。却不进家门,走到屋后的树林里,也都是黄皮树;过后一片小菜地,看见棵老杨桃树,大人都难以合抱得过来,春天发的新绿,很清很翠,看见它就有清风徐来的感受,绿荫非常清爽。

旁边还有一棵龙眼树,比杨桃树高,很密的叶子,杨桃树后下去就是小河,只有二十米宽,看见妈妈在洗锄头,天也快黑了,夕阳阳光稀疏,水雾清清,有点阴凉,何峰就叫一声婶,旧时农村里父母称呼不用爸妈的。何峰也自顾地到处看,又看天又看地,看看竹子看看树,看看小草看看青菜,都想知道它们叫什么名字,可何峰却不会去问,他想慢慢自己弄清楚。

来到水边,又想玩水,有几级泥土的阶级,走到水边,用手划划水面。妈妈弄好了,要回家煮饭啦。何峰也跟着走了,但有点不舍,想看看水面会不会有鱼儿游动,在转弯处看到水里有一片黄白色,再细看原来是一条大鲤鱼,它却不游动,静静地躺在水底,腮叶也看不到张合了,像死了一样。就叫妈妈来看,妈妈拿锄头勾动它,它也不动,捞上来看却是肚子鼓鼓的,太胀了,呼吸的鱼鳃只有微微地开合,却还没死。何峰很高兴的。

回到家,看见爸爸就叫幺叔,来杀鱼,老人在一边看着,鱼肚剖开,看到很大一团鱼卵,实在是太大了,难怪它游不动。妈妈去下锅煮饭,炉灶火烧好了,何峰负责看火,别让饭煮焦了。爸爸说这鲤鱼煲花生,是非常营养的汤。妈妈去拿花生剥壳,何峰也试试,可他还小,手指没那么大的力,手指压痛了也剥不开,就用拳头来砸,也是痛的,砸裂了还是很难撕开壳,取出花生米。

父母忙上忙下,终于汤煲好了,就先给何峰盛一碗,尝尝味,再把鱼子鱼肉捞到大腕里,就是晚饭最美味的菜了。开饭了,就三人坐一起吃,何峰用起筷子来也不是很熟练,靠父母夹菜,鱼子最适合小孩了。何峰也非常喜欢,黄黄的,放在口里一嚼就融化了,浓浓的蛋黄香气,不肥不腻,粉脆味真。何峰吃得肚子也鼓起来了。

如此难得美味,难得的鲜鱼汤,满足的快乐。一夜好梦。

大燕河边有一片甘蔗林,可能有几亩地,那些甘蔗密密麻麻,走进去几米就看不见人到哪去了。听说那甘蔗林要全部收割了,村里的人都可以去挑几条可以吃的,一大帮小孩都去了,何峰当然也去了。来到这甘蔗林地,他只有甘蔗的四分之一高,也不能在里边挑,免得走进去就找不到路出来。看了一棵又一棵,真没几条可以吃的,都只能用来炸糖。而且何峰那么小能不能咬得动还是问题。挑来挑去,其他人都挑好了,这片甘蔗全部都差不多,老人看到一棵颜色多彩的,有深紫、紫墨、黄绿、墨蓝,看起来五彩一样,就要这棵了,而且比较小,差点掰不断,也应该可以咬得动。但吃起来水份不多、也不够甜。小孩子贪吃,有总比没有好。边吃边走回家,家里大人都挑几棵放着给孩子吃。有些咬不动的只能用刀削皮或破开两半。

河堤下来是一片田地,直走七十多米,就看到一个鱼塘,差不多两亩地大,走过鱼塘十米就进村了。有一口村井,挺古老的,应该是祖上一搬到这就挖的,但也不超过百年。向右有一个鹅棚,在鱼塘围一片百平米的水面,鹅就有水,洗澡嬉戏的地方,养的是老鹅乸,那时还是鹅自己孵蛋,不像现在科技化电灯光照孵化。小鹅仔拿去卖好赚钱。整个镇的农村风俗都是养鹅过年,清明节也一定用鹅去拜祖,过年用的鹅,幼仔时供不应求,每家都要先预订,数量多了也没有得给。

鹅屋旁有两棵番石榴树,是农村的鸡屎果,与现在卖的不一样。何峰还小,可能五岁而已,根本爬不上树,就很难有得吃。一棵白色籽心的比较长型,像雪梨状,却只有雪梨的三分之一,被台风吹折了,不久就被砍了。还有一棵在,何峰就等鹅放出去了,才能进去,用竹杆打下来,掉地上了就肯定沾到鹅屎,只能拿回去洗一下再吃,如果看起来干净,就用衣服擦一下就吃。不然有鹅在,小孩进不去,那大鹅公会咬人。何峰从竹篱边走过也会引来鹅公的叫声和攻击。何峰以前就被家里的大鹅攻击过,那一放笼,鹅就飞着跳着出来,气昂昂地叫嚣着,有些昂仰着头发出轰鸣声,向世界宣示它的勇敢。有些直接用行动证明它的勇敢,攻击主人。一出来就低下头、伸直颈、嘴里发出丝丝声,就向人冲过去咬他。一次没咬着还来第二次,向鹅群证明它最勇敢。用嘴咬你的脚、手,甚至头面部。三五岁的小孩肯定害怕、被咬了更是痛哭。上了六岁就没那么害怕,打不倒它还能赶跑它。

剩下这棵树的鸡屎果比较圆,一般只有大人拇指粗或两个手指粗。一般鸡屎果熟在六月份,或冬季有一点结果,却不多。鸡屎果的花也特别好看,鲜绿萼托白瓣雪白花蕊,像雪绒一堆,有凊甜的香味,有带果熟透的醇厚香味。有时摘下来放在鼻子下吸气,浓浓的清香。鸡屎果熟透了,它那籽心非常醇香。有时在树上熟透了,远远也可以闻到。就在老人家里就有四棵,而且有一棵结的果比较大,就有小雪梨般大,非常香。每年熟了都送些到伯父伯娘那里。

其实伯父伯娘都是爷爷奶奶了,其他小孩都叫公、嫲了。那鹅棚就是三公的,而何峰却叫三父,都比其他小孩高出一辈。而且有很多年龄比何峰大的,还是他侄子辈。就像《红楼梦》的宝玉宝二爷,那是富贵人家,礼数当然周到,而何峰是农村,也到了二十世纪末了。农村当然没有城市开放,连称呼父母还是叫叔婶。所以从来没人叫他小叔的,后来长大一点,何区就有侄子叫他小叔,侄子父亲与何区是同一个爷爷,比较亲的才叫,而何峰比较远亲,是爷爷辈,但不可能叫何峰叫爷。也就只用外号称呼,也不能计较,都是小孩,相差最多十岁。

何峰家里的鸡屎果虽有名,却也没两年,也被大风吹折了,再也没结出大的香的果子,不出十年也枯萎了。家里旁边还有七棵树,还有一个小果园十棵树那是四父家的。熟透了也有扑鼻的香气,可在何峰的记忆里只存在两年就几乎连树都砍光了。何峰还小,树还爬不上去,只能用勾子,是专门用来勾鸡屎果的,叫和勾。一条长竹杆,最少三米长,加上一块扇形扁木,钉上六颗钉子,隔二公分一颗,间隙对着鸡屎果果蒂卡进去,鸡屎果就在两颗钉子的间隙里穿不过去。往下拉,鸡屎果就掉下来。这是专用工具,做得美观,那时就只有何峰家里还保留,其他人几乎没有,有也没有何峰的好。何峰就用这和勾去摘鸡屎果,家里的比较迟熟半个月,而四父的早熟透了,四父住的离这果园远,很少来,更少去摘果。四娘只会偶尔来看看。

一次小雨后,空气清新,果香扑鼻,勾起了何峰的食欲,何峰就拿和勾去摘了,走进去勾了几个,就看到远处有人来了,像是四娘,好像也发现何峰了,何峰认为没发现是他,连和勾挂在那鸡屎果上,也没勾,丢下工具,就慌忙跑回家了。先不管这和勾了,想四娘可能发现不了是他,待会四娘走了,再去找回和勾。再回去时却也没在了。何峰也没在家里说这事。后来母亲找来用没找着,何峰就说不见了。之后母亲去了一趟四娘家,反而拿回来了。何峰也心虚的很,幸好母亲和四娘都没说何峰什么,但好像总有点隔阂。后来这和勾也没了,竹杆虽烤过也经不起南方的湿热天气、虫蛀,就断了。也不用了。

何峰也大两岁了,长高了,可会爬树了。一旦可以爬树、不怕大鹅了,就可以进鹅棚摘鸡屎果了。也不是人人都可以进去摘,有时三嫲还管着,树上没熟果子不给上树。那还不是刚被摘光了。但树上果多,每天都会有熟的。或青青的刚熟可以吃就行,小孩就要进去摘。小孩们就从青青果咬下去还有点苦涩开始摘,一直到整棵树的果被摘光。摘光了,还是有人相信自己能再找到几个藏着的。有时就是比谁眼利能找到熟的。一天下来十个八个小孩都爬过上去,不用上学时,早上傍晚都爬一次。一天一个人爬过三四次。能不能找到熟果就看你的眼光和爬树本领了。敢爬到树梢或难以翻爬过去的树枝上肯定能找到果子。

何峰小一岁时也不敢爬,所以经常没有果子吃。那树对八岁以下的小孩来说的确不好爬。经常有人上不了树,就摔在那树下的水泥地上,又湿又滑,有一点斜坡,很可能就掉到鱼塘里。有时鹅还没放出去,就进去爬树,还没爬上去就滑下来,摔地上,一身鹅屎。何峰也曾滑下,用手撑地就弄一手鹅屎。有一次何文哥就摔破了下巴流血了,三嫲更心疼了,更不让小孩去爬树了。只能用竹杆打下来。伸出竹篱外的果子又很快被打光了。而且越打枝丫越少,来年结的果更少。所以还是爬上树去才有的吃,不管任何一个人爬上去都不可能摘得很多,不可能多得吃不完。一班大小孩都盯着,有十几人啊,女生有时也去爬树。

何峰八岁就可以在那树上好好的,十岁肯定可以在树上纵横了。想吃得多,就得眼好爬树本领好。敢攀登峰顶站在树上最高处,俯瞰整棵树,看到那里有熟的果子就马上换枝,不然别人就在那枝上占着位,总会发现的。有时就是被别人占着位不让你过去,不让你上去,有果子也是别人的。有时他们就是联合作战,何峰独来独往惯了,而且爬树本领好,但偶尔也是合作一次,不然真的一个也摘不到没得吃。在树上从这边到那边,又回到原点,来回地看也找不到果子或找到了也没别人下手快。有时还真白爬了一圈没得吃,下得树来也觉得累。

树虽不高,站在最高处四米而已,但从左边顶下来又走到最右边,最长十米,爬树得慢慢挪过去,不是走路啊,又找果子的话最少得五分钟。别人占着位又等他几分钟,换个位置也得一分钟,一上一下,与那些个不太会爬树的换一下,更得好几分钟。你越催他快,他越抓紧树枝不动,等他放松了,敢下来了都过去几分钟了。到十一二岁就能在树上跳来跳去,平直伸出去的树枝就像走路,发现果子比走路还快,如果在最右边看到左顶上有果子,就从最右边的树枝荡下地来,离地可能有一米八,身高一米二,就手攀树枝吊下来,从地上跑到树干那再重新爬上去。因为那平直的树枝总是有人站那里占着位,想回左顶还不如下地再上树来得快。树上最多时有八人,有时就从门口,踩着门底杠加高就攀着树枝上去。比进去从树干爬起快,不过身高还是要有的,爬树技术也要有的。不然攀着树枝吊在那里,身子或脚翻爬不上树枝,那也只能掉下来。

何峰儿时认为青蛙是泥土生出来的。每年春天雨水过后,只要一到田里,踩踩泥土就有青蛙跳出来,很神奇的事!泥土竟然生出青蛙来了。

与青蛙来个亲吻,会不会遇到公主就不知道了。自己又会不会变成一只青蛙更不知道了。何峰毕竟不曾变成一只青蛙!与青蛙的亲密接触时才三岁,何明与何劲抓来一只青蛙放在手上,叫何峰来摸摸,但是何峰相当害怕,怕它跳过来咬他、用爪抓他,何明见何峰如此胆小就走过去把青青蛙放在何峰头上,何峰吓得摇头晃脑,非把它弄走不可,急得跳脚。更是用手拍头,拍死它好了,不能让它伤害到自己,但何明一看何峰如此,马上把青蛙抓走了。之后就用青蛙的嘴对着何峰的嘴快速伸出去,与何峰来一个亲吻,何峰急得猛吐口水,他非常害怕以后会生出青蛙来,大人们常说与小动物亲密接触就会生出小动物来。何劲与何明就起哄、吓唬何峰,何峰害怕得哭起来,快走回家去找妈妈解决生青蛙的问题!

秋燥、冬裂、春回小,田地的裂缝如此变化。何峰去田里捉青蛙玩了。过去一年没事了,何峰也敢去捉了,却把青蛙当玩伴,给它们盖小房子,喂它们小草吃,用叶子给它们当床席用。何峰与何区、何杰、何河在靠近堤坝的田地上,挖泥、挖个坑、坑壁挖几个小洞、够一两个青蛙住,四周砌泥墙,盖上泥板做成小房子,用小棍插几个孔透气。就可以再捉青蛙放进去,放些小草叶进去,何峰他们越玩越高兴,凭想象给青蛙建造了一个生活完美的房子,给予青蛙一个何峰认为舒适享受的生活。一切都是那么美好!星空那么美妙!

早上起床后,何峰又去照顾他的小青蛙,但他却不知道昨夜下了一场雨。何峰来到田里看顾青蛙,却看到小房子全倒了,只剩一个坑、几片叶子,真是天不随人愿。何峰只好回家,又到处乱逛。

举报

投推荐票(0)

投月票(0)

请先登录

您当前没有推荐票

推荐票规则

我要捧场

本月推荐票

0

我的推荐票:0

我要赠送:
1

确定送出

您当前没有月票

投月票规则

我要捧场

本月月票

排名: 距离前一名差距

当前月票:0(1张月票=2000金币)

我要赠送:
1

确定送出

  • 红酒

    200金币/杯
  • 钻石

    800金币/颗
  • 跑车

    2000金币/辆
  • 别墅

    10000金币/栋
  • 游艇

    50000金币/艘
  • 飞机

    100000金币/架
数量:
赠言:

每累计捧场2000金币,系统免费赠送此书月票1张,本次捧场此书可得0张月票

结算:

0金币

原价:0金币

升级VIP享更多会员折扣

捧场

余额不足 请充值

取消 充值

已成功捧场 1

同时为作者送出1张月票

感谢您的支持

关闭

已成功捧场 1

同时获得1张月票

感谢您的支持

关闭 投月票

已成功投出0个月票

感谢您的参与

好的
操作失败,请重试~

已成功投出0个推荐票

感谢您的参与

好的
操作失败,请重试~
x
您的账户余额:金币 | 充值 订阅VIP章节
《修炼成仙》金币/千字
  • 我们都是穿越来的

    4999字/

    立即订阅
  • 订阅所有未购买的VIP章节。

    (请注意:不含未发布章节)

    批量订阅
  • 当您阅读到本书付费章节时
    将直接购买不再提示

    开启自动订阅

我们都是穿越来的

4999字/金币

您的余额不足,请充值去充值

x
您的账户余额:金币 | 充值 订阅VIP章节
《修炼成仙》

金币购买全本

章节举报

举报对象

我们都是穿越来的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0/100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