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提醒关闭

查看更多》

第二十九章 犯罪过程(2)

作者:包子不可爱|发布时间:2016-07-11 16:16:53|字数:6032

因为舌头的伤还没好,黄杰说到这里声音已经变得有些含糊不清,而且还不时会有口水往下滴落。

“许警官,其实我并不是真的想杀他们母女两人,只是当时在气头上,又觉得被张燕妈妈逼得太紧,所以才一时犯了糊涂事。事后我很后悔,也曾想过要跟你们坦白自首,但毕竟还是杀了两个人,我担心进去之后就再也出不来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好,因为一时气愤而连杀两人,事后还能那么淡定的把事情嫁祸到别人身上,这样的人会真心忏悔吗?

不过黄杰舌头的伤口开始流血了,所以审讯只能先暂停。

在他被带下去的时候,我问了他一句,问他当时在玫瑰小区行完凶后是不是有给我们警队打过报警电话?

黄杰怔了怔,一脸茫然的看着我,似乎听不懂我在说什么。

等了一会儿,他缓缓点头说道,“是,那电话是我打的。”他说完转过说身子,脸上表情又恢复回了之前的淡定。

虽然他后面承认是他打的,但他最开始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他。

那电话不是他打的,可既然不是他打的,他为什么还要承认?

黄杰被带下去了,我关掉了放在桌上的录音笔,不由得长叹了口气。

“怎么了,案子破了你好像不太高兴?”一旁的俞东平问道。

我苦笑一声,说我没有不高兴,只是黄杰突然变得这么配合,让我觉得有些不习惯。

“就当他是突然良心发现,你也不要想太多了。”

他是真的良心发现了吗?我不知道……

第二天,黄杰再次被提审,他接着承认了杀害王艳萍和抛尸的张成功的事实。

(以下为黄杰的自述,文中的‘我’为黄杰本人)

那天接到你们给我发来的照片后,我火速赶往玫瑰小区,发现你们果然在小区外面监视张成功,便心生一计给张成功打了电话,告诉他你们已经怀疑上了他。

那张成功也是个胆小鬼,被我这么一吓就相信了。

我知道他和他那姘头之前曾在一家酒店上过班,所以就让他们去那里开一个房间,好让你们以为他们准备躲在那酒店里。

酒店旁边的那间旅馆之前我曾在那里住过几天,知道那里生意不好,旅馆里平时有很多房间都是空的。

在授意张成功去那里之前我先从旅馆后面的小门偷偷溜进去,把一客房里的水换了,然后躲藏在衣柜里。

在这一切都做完之后便打电话让张成功入住我跟他说好的房间号。

一开始我还担心他们不会喝桌上被我偷换过的水,没想到他们一进来就拿起瓶子喝水,倒是省了我不少担心。

那水里我掺了很多安眠药,他们喝完之后很快就犯困。等他们睡下后我从衣柜里面出来,用先前杀死张燕母女的刀片杀死了王艳萍,那血喷涌出来的画面一下刺激了我的神经。

看着王艳萍的血一点点流完,我又有些害怕了,本来打算连张成功也一起杀死的,但最后却怎么也下不去手,只好把他塞进了先前我带来的行李箱。

我知道只要张成功不见了,你们一定会怀疑是他杀的人。

做完这一切后,我拉着装有张成功的行李箱下了楼,本来想从后面出去的,但当时后门有人,我怕这样出去会被发现,所以只能硬着头皮从前门走。

好在前门没人,那老板也爬在桌睡觉,没有人对我的行李箱有怀疑,最后我带着行李箱顺利上了公交车。

在车上我其实很怕张成功突然醒过来,我提心吊胆了一路,但好在箱子里没什么动静,所以也没人知道我箱子里塞了一个人。

天黑的时候,我把箱子拉到了郊外的一条河旁,趁着夜色把箱子推到了河里,推下去之后我才发现不远处好像有人在钓鱼,怕被那人发现,所以我匆匆忙忙逃跑了。

我当时不知道张成功有没有死,心想他要是被人救了上来,那一切就都完了。

一直过了好几天都没有见你们来找我,我觉得我安全了,胆子也开始大了起来……

在张燕和她妈妈死后,微风商场的那间店铺就是我的了。

虽然店铺是我的了,但那里生意真的很不好做,我一个月赚到的钱都不够交租金。

我打算把店铺盘出去,换点现钱再做其他的。

有天店里来了一位客人,那客人我认识,她就是于萌。我们曾是校友,我比她大两届,那时她在学校很出名,我对她挺有印象。

没想到她也认出我来了,这倒让我有些意外。那天我们聊了很多,之后她也经常来商场找我,晚上约我一起出去酒吧喝酒。

我一开始并不知道她吸.毒,直到有次在酒吧亲眼看到才知道。

她让我也试试,不过我拒绝了,因为我深知毒.品的可怕,而且当时我身上的现金不超过三百块钱,也根本买不起。

于萌知道我没钱,便问我想不想跟她一起发财。

谁不想发财,所以她刚和我说的时候我立马就答应了。

她问我认不认识符琼,我说不认识,但这名字听着感觉挺熟悉。后来经于萌说了才知道原来符琼和我们一样是校友。

于萌说符琼在一间酒吧里做陪酒小姐,偶尔也会跟客人出台,一个晚上最少能赚一千,可以把她约出来让她先‘借’我们一点钱。

我一开始以为于萌说的‘借’是我们平时所说的借,后来听她解释才知道她根本就是想抢符琼。

我身上已经背负了几条人命,所以也没什么好怕的。那晚我去符琼上班的酒吧,花高价把她带出台。符琼她不认识我,而且那晚我也做了一些乔装,酒吧灯光又暗,所以其他人也不会记得我的长相。

后来我把符琼带出了酒吧,而那时于萌早就藏在了车上,等符琼一上车,就拿刀逼着她说出银行卡的密码。

我没想到符琼和于萌不但认识,而且以前还是好朋友。符琼一直求俞于萌放过她,说她钱都寄回家了,卡里只有不到一万,如果我们要的话她可以给我们。

虽然符琼发誓说绝对不会报警,我不放心,要是因为这事被抓,那之前我做的那些事很有可能也被查出来。为了一万块钱我不愿意冒这么大的险,所以我当时就和于萌说要把符琼做了。

于萌一开始以为我是在和她开玩笑,后来见我拿刀出来才相信我是真的想杀符琼。

她后悔,说要是早知道我会杀人,当时就不应该找我合伙。

我威胁于萌,说如果她不同意干掉符琼的话,那我就把她也做了。

她一听害怕了,答应全部听我的。

就在我和于萌说话期间,符琼突然晕了过去,于萌用手试探了符琼鼻息,然后惊恐的跟我说她已经没气了。

我把车停在路边,亲自试探了一下,发现她的确没了呼吸。

于萌突然恍然大悟,说符琼有心脏病,很有可能是被我们刚才的谈话吓死了。

我敢保证我真的没有事碰过她,但她被吓死了也是事实。

于萌当时吓傻了,问我该怎么办?

因为于萌的身材和符琼差不多,所以我让她换上符琼的衣服,然后开车把她送回那间酒吧,至于符琼的尸体就让我来处理。

把于萌送走后,我载着符琼的尸体去了微风商场。

微风商场经常发生跳楼事件,所以我打算利用这点,用符琼的尸体来制造一场事故。

我知道商场有道暗门可以直通商场,刚开始还在担心要是上面那道铁门锁了怎么办。不过那天好像老天爷都要帮我,我上去的时候发现那道铁门竟然是打开的!

那天晚上我一直待在天台上扶着符琼的尸体,一直到天亮她身体变得完全僵硬,我在她手上弄了一个小铁环,在铁环上绑了白线头。

在做完这些事后我从那道门溜出商场,打算等商场开门后再进来。不过我没想到会在门口碰到许警官。

当我看到许警官往天台方向走去时,突然想到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让许警官亲眼目睹这次跳楼事故,感觉会很刺激。

当时只想到要让许警官亲眼目睹符琼从天台上坠落下来,却忽略了一个致命的问题。

我忽略了符琼的死亡时间,忘记了你们的法医能查出真正的死亡时间和真正死因。

在这之后我又忐忑了好几天,一直担心会东窗事发。不过一连几天你们没有人来找我,这让我放心不少。

看到你们为案子的事情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我心里觉得爽极了。

以前一直觉得警察很厉害,很聪明,可我在你们眼皮底下杀了这么多人你们都没发现,这让我严重怀疑你们警察的能力和智商。

你们一直没怀疑到我头上,这让我越来越胆大。

那天晚上之后我和于萌就没再见过面,但我总觉得她是个炸弹,要是哪天她被抓了,把我供出去怎么办?

一想到她可能会出卖我,我脑中再次起了杀人的念头。

当心里有这个打算的时候,我开始策划要怎么下手才不会让警察怀疑上我。

于萌是个毒.瘾子,我想没有什么比用毒,品杀人更好了。

等把一切策划好后,我开始约于萌见面,不知道她对我是不是有了警戒心,我连约了几次她都说没有时间。

她这样更让我决心要杀她。

我找了她几天,终于在一间酒吧找到了她。她当时见到我就跑,根本没给我靠近的机会。

我想她应该知道我要杀她了,不然她不可能这么害怕见我。

后来终于让我找到了接近她的机会。那天我去酒吧找她,看到她正在求别人施舍毒.品给她。那时她应该是毒.瘾

犯了,整个人看起来像极了鬼。

那些人并不搭理她,就在她难受得撕扯自己头发的时候,我上前给了她一条针管。于萌虽然急需要这个,但她心里有警惕,并没有马上接,而是问我什么意思。

我跟她说没别的意思,只是不想看她那么难受而已。

于萌当时对我冷笑一声,问我这几天一直在找她,是不是想把她灭口?

我当然不会承认,又是发誓又是保证,最后她还是将信将疑不肯完全相信。

不过我并不着急,于萌现在毒.瘾刚发作,尚存一点理智,等她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时候,她会接受我提供给她的毒.品。

于萌经常混迹的这间酒吧一眼望去全是瘾君子,但没有人像于萌现在这样,她不止撕扯自己头发,难受起来更是在地上打滚。

这时候她基本已经完全丧失理智,我刚把针筒递到她面前,就被她一把抢了过去。

看着她拿着针筒冲进了女厕所,我也离开了这间酒吧。只要于萌使用了我给她的东西,不出一分钟一定会死翘翘。

夜已经很深了,我离开的时候隐约听到酒吧里面传来一声声惊叫。

我回去之后一直睡到了下午,醒来的时候马上去报摊买了一份报纸,和我之前预想的一样,于萌顺利被我谋杀,而警方还没找上门,说明他们还不知道谁是凶手。

杀人是会上瘾的,特别是在杀了那么多人之后还能在外面逍遥,我经常会有种错觉,感觉这世界上除了我之外,似乎没有聪明人了。

有天我突然想到要不要挑衅下你们警察,看看这次你们能不能抓到我。当时我被自己这个想法有点吓到了,虽然疯狂,但只要想想就觉得很刺激,后来我想到了许警官和梁警官,便开始了谋划。

我还是大意了,如果没有后面的事,或许你们永远都不会怀疑到我头上。

当知道你们重新调查我的时候,说真的我害怕了,我没想过我要是被抓了后会怎么样,都说欠债还钱杀人偿命,我杀了这么多人,一定活不了了。

我想到了逃跑,但你们已经在车站和高速路都设了把守,我根本逃不掉。后来想到了张燕生前还买了一套房子当婚房,那里没人居住,而且我还有那里的钥匙,便决定先到那里去避一避,等风声过后再离开这座城市。

谁想到风声还没过,我就被抓住了。

我杀了这么多人,我愿意偿命,但我希望你们不要去为难我家人,我做的事我一个人承担,与他们无关。

————

黄杰算是把所有案子都交代完了,听起来似乎没什么漏洞,但仔细一想又有很多问题经不住推敲,而且他在说酒吧杀于萌的时候说他给完于萌针筒后就离开了酒吧,完全没有提到报警的事。

那天晚上我们是提前接到了报警电话,说是于萌在那酒吧我们才赶过去的,到的时候才发现酒吧里出了命案。

既然黄杰没提这点,说明电话不是他打的。我也没有再问他,因为我想就算我问了,他应该也会跟之前一样,承认电话是他打的吧。

黄杰在所有的供词上都签了字,画了押。很快他的人和供词都被移交到检察院那边,就等法院那边择日开庭宣.判了。

所有的案子看起来似乎都有了结果,黄杰认罪后所有人都松了口气,俞东平那张严肃的脸看起来也缓和了一些,不过我却高兴不起来。

杀人案是破了,但微风商场的那些跳楼又是怎么回事?我调回来主要是为调查跳楼案,但到目前为此还是没有一点线索。

晚上队里有个庆功宴,俞东平要求所有人都到。大家这段时间都辛苦了,既然案子已经破,大家庆祝热闹一下也没什么。

晚上梁小茹也去了,她刚出院其实不应该喝酒的,但那天晚上她却喝了不下三瓶啤酒,谁拦都没用。

我喝了两杯,俞东平也没喝多少,他看着我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起身叫我和他到外面去。

在包间外面,俞东平递过来一支烟,问我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我接过烟点燃后吸了一口,说道,“俞头儿,我明天想请个假。”

俞东平点头,说最近大家为了案子的事连续加班了这么久,是应该轮着休息了。

“俞头儿,不瞒你说,我现在总觉得案子好像还没完,虽然黄杰他认罪了,但依然还有许多疑点。”

俞东平狠吸了两口烟,说他和我有同样的感觉,但既然黄杰都已经认罪了,那些就不必追究了,而且黄杰他的确就是凶手,我们也没有冤枉他。

话虽如此,但一个案子还有疑点没解释清楚,总会让人觉得心里不舒服。

“进去吧,大伙儿今天都挺高兴的,你就不要再想那些事了,一起跟大伙儿热闹热闹。”俞东平说完拍了下我肩头,推门率先走进包间。

也是,大家难得能出来玩一趟,不应该被我这苦瓜脸扫了兴致。

我刚进去,就见小刘拿着酒杯朝我摇摇晃晃走过来,说是要敬我酒。

我没拒绝,从旁边直接拿了一瓶刚开的,仰脖子一口气喝完。

见我一瓶子见底,小刘咧着嘴摇摇晃晃又走到下一家去找人敬酒。

估计是一下喝太猛了,我打了一个酒嗝,差点没把刚才喝的酒全部吐出来。

“涛哥,我也敬你一杯吧。”梁小茹端着酒杯站我面前,我有些尴尬,不知道刚才她有没有看到我的囧样。

“你刚出院不要喝太多酒,反正以后还有的是机会,没必要一定现在喝。”

我话刚说完,就见梁小茹扁着嘴,一脸委屈的说我为什么肯和小刘喝,不肯和她喝。

虽觉得无奈,但还是耐心跟她解释道,“他是男的,怎么喝都没事,但你不一样,你一个女孩子把自己喝得醉醺醺的成什么样,而且你才刚出院,医生应该叮嘱你不能喝酒吧。”

梁小茹偏头看我,问我是不是在关心她?

“不然你以为呢?”我说。

梁小茹摇摇头,抿嘴笑了笑后转身把手上的酒杯塞进了另一同事手里。那同事一脸茫然的看着她,问她给一杯酒是什么意思?

梁小茹耸肩,“没什么意思,这酒就送给你喝了。”

那位同事虽然还是一脸莫名其妙,但最后还是把那杯酒给喝了。

梁小茹对我挑了下眉,说等下不管谁来跟她敬酒,她都不会再喝了。

我一脸苦笑,这丫头先前喝那么多酒,该不会就为了等我劝她吧?

这晚除了我和俞东平还有梁小茹没怎么醉外,其余的人大多都是爬着回去的。俞东平说让梁小茹一个女同志回家不安全,便让我送她回去。我倒无所谓,虽然没醉,但头也有点晕,正好可以醒酒。

我没有送她上楼,因为她说她妈妈还在她家住,我这么晚上去的话恐怕会让她妈妈误会,所以目送她上楼后我就离开了。

昨晚已经跟俞东平请了假,所以第二天我没有去上班。我请假并不是为了休息,而是打算去疗养院看看洛茵,都一年了,我是因为去看看她了。

疗养院建立在市郊的白关山上,空气清新又宁静,的确是个适合病人疗养的地方。

这是我第二次来到这里,时间过得真快,这么快就有一年了。

进去之后我没有马上去看望洛茵,而是先去找了院长,想跟她了解洛茵这一年来的恢复情况。

院长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人,身材微胖,短卷发,待人一脸和蔼。

“许先生,我们已经很久没见面了。”院长一边沏茶,一边说道。

我说,“我工作调到外地了,前段时间才刚调回来。”

院长笑了笑,没说什么,把一杯刚沏好的茶递到我面前。

我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问道,“院长,洛茵的情况现在好点了吗?”

“不用担心,她恢复得很好,而且人也比以前开朗了许多。其实以她的恢复情况来看,完全可以离开疗养院了,但是她说她不想走,还说离开这里之后她就没有地方去了。”院长说完停顿了一下,看了看我,语气有些迟疑道,“许先生,冒昧的问你一句,你和洛茵是什么关系?”

当时送洛茵来这里的时候,我在监护人一栏上填的是家属,不明白院长现在为什么还要问起?

举报

投推荐票(258)

投月票(0)

请先登录

您当前没有推荐票

推荐票规则

我要捧场

本月推荐票

0

我的推荐票:0

我要赠送:
1

确定送出

您当前没有月票

投月票规则

我要捧场

本月月票

排名: 距离前一名差距

当前月票:0(1张月票=2000金币)

我要赠送:
1

确定送出

  • 红酒

    200金币/杯
  • 钻石

    800金币/颗
  • 跑车

    2000金币/辆
  • 别墅

    10000金币/栋
  • 游艇

    50000金币/艘
  • 飞机

    100000金币/架
数量:
赠言:

每累计捧场2000金币,系统免费赠送此书月票1张,本次捧场此书可得0张月票

结算:

0金币

原价:0金币

升级VIP享更多会员折扣

捧场

余额不足 请充值

取消 充值

已成功捧场 1

同时为作者送出1张月票

感谢您的支持

关闭

已成功捧场 1

同时获得1张月票

感谢您的支持

关闭 投月票

已成功投出0个月票

感谢您的参与

好的
操作失败,请重试~

已成功投出0个推荐票

感谢您的参与

好的
操作失败,请重试~
x
您的账户余额:金币 | 充值 订阅VIP章节
《谋杀前规则》金币/千字
  • 第二十九章 犯罪过程(2)

    6032字/

    立即订阅
  • 订阅所有未购买的VIP章节。

    (请注意:不含未发布章节)

    批量订阅
  • 当您阅读到本书付费章节时
    将直接购买不再提示

    开启自动订阅

第二十九章 犯罪过程(2)

6032字/金币

您的余额不足,请充值去充值

x
您的账户余额:金币 | 充值 订阅VIP章节
《谋杀前规则》

金币购买全本

章节举报

举报对象

第二十九章 犯罪过程(2)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0/100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