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提醒关闭

查看更多》

第十四章 老舅怎么也在?

作者:轩林|发布时间:2016-01-02 13:00:00|字数:3078

毫无疑问,这些人虽然看起来是意外事故,可是谁都知道绝对不是事故那么简单。

导演等人都是一脸的紧张,只有李昂业的脸上反而露出一丝兴奋,我碰了碰他,使了个眼色,他才注意到自己的表情有些不合适,忙沉下脸,假装十分悲伤的样子。

就在这个时候,棺材铺里进来几个人,把尸体上面的白布盖上,似乎准备把它们抬走,应该是剧组的工作人员。

我瞄了他们一眼,不禁皱起眉头,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些人里面,看到我妇老舅的影子。

自从我上大学以后,就没有见过老舅了,倒不是不想见他,主要是不想见我的那个表姐。

张五行也看到了我老舅,不过并没有说什么,他还陷在自己的深思里。

我走到我老舅身边,和他打了个招呼,老舅也是十分奇怪为什么会在这里遇到我。

我问老舅最近身体怎么样,舅妈和大表姐她们也还好吧。他笑着告诉我,一家人都挺好的。

老舅毕竟是我妈的亲弟弟,而且以前也接济过我,对我也算是照顾,可是我对他总有一种很别扭的感觉,觉得彼此不能真心相待。

最主要的是,大表姐从小就很讨厌我,我不知道这种讨厌从何而来。

也许,大人比较善于隐藏自己的感情,而小孩子却是容易把心里的想法表露无疑,其实老舅一家都不喜欢我,而只是碍于亲戚的情面,所以才对我有所照顾?

我记得以前老舅是做生意的,不知道他现在为什么来到这个古镇,而且貌似还是这个影视城的工作人员。

老舅安排他的同事把两具尸体抬了出去,据说要送到殡仪馆里冷冻起来。

老舅处理完了这些事,看了看老头,问我是不是和他一起来处理这件事的,我点了点头。

老舅若有所思,最好叹了口气道:“你跟着张大师也不错,当初就是他把你送给我姐姐的,也算是你的善人,看到你现在长大了,我也就放心了。你要好好的,别惹事生非,告慰你两个妈妈的在天之灵。”

虽然我对老舅多少有些隔阂,可是他的这番话却是情真意切,我是不由从心里生出一丝感动。

这个时候,老头终于过来和我老舅打招呼,而且还十分体贴地道:“罗闻,你们舅甥也有很长时间没见面了吧?现在自己上班挣钱了,好好请你老舅去吃顿饭吧,也不枉他以前那么照顾你。”

想想也是,我的亲生父母没养过我一天,如果不是妈妈养着我,后来老舅又把我接来,也许我早就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于是,我便和老舅来到古镇的一个酒馆,要了几个菜,对坐而饮,有的没的的聊了起来。

我把我这几年在外面上学,又在广告公司找了个工作,最后却又跟着张五行到他的寿衣店帮忙的事,都告诉了老舅。

本来我以为老舅会嫌我离开广告公司,毕竟在那里一个月虽然也挣不多少,但是毕竟比在寿衣店强得多,最起码工作体面,找女朋友也能说出来口。

可是老舅并没有那么说,对我跟在老头身边,似乎觉得十分恰当。

然后老舅把自己的情况也对我讲了一遍,他的那个小公司现在交给了大表姐,大表姐也找了一个男朋友,对方家里的生意做得很大。

老舅觉得大表姐找到了一个好的归宿,自己也没有什么牵挂了,这些年做生意又劳心费力的,就有心要歇几年。

于是,他把公司法人改成了大表姐,自己便跑到古镇来了。

原来,古镇影视城的老板是老舅大学时的同学,承包了这个影视城,就要老舅来帮他管理。

老舅主要就是负责人员管理,也负责接待来这里拍摄的剧组,所以对这次的事件,也是知之甚祥。

剧组连着死了这么多人,不但是李昂业叔叔的影视公司现在人心惶惶,就连古镇影视城也是引来不少非议。

很多人都说,古镇的历史有上千年了,这里一直安宁祥和,可是那些影视公司老是带着一批一批的演员来拍电影,打扰了古镇以前的那些居民,让他们的灵魂不能安息,所以他们才会害死那些演员。

可是也有人说,那些人并不是鬼害死的,而是从很远的地方来了一个杀人狂魔,他流窜到古镇,因为这里的流动人口多,便于掩藏自己的行踪,所以就在这里害人。

反正大家说什么的都有,这样更是弄的所有人都是无法安心。

说了半天古镇的事,我们甥舅二人出现了一刻短暂的沉默。

毕竟这么多年没见面,我们又是两代人,不可能像朋友那么无话不说。

“罗闻,你没有回老家去看看吗?”

老舅忽然一口道。

回老家?我妈都死了,回老家去看谁?

老舅的这句话,却是引起了我心里的酸楚。

我以为老舅的意思是问我有没有给我妈烧纸,便道:“舅舅,我回去连个住的地方也没有,能去哪里呀?不过每次过节的时候,我都会给我妈烧纸的。”

老舅却是摇头道:“我知道你是个知恩图报的好孩子,我说的不是你妈那里,是你出生的地方,你真正的老家。”

我出生的地方?

我听到老舅的话,却是有一点恍惚。

老头虽然告诉我我妈其实只是我的奶妈,是他当时把我带到我妈那里去的,可是对我出生的地方,却是给我讲得很少,我更不知道在那里还有没有我的亲人。

看到我脸上有些愕然,老舅笑道:“我就猜你应该没有回过老家,有时间的话回去看看吧。毕竟当时你亲生父亲把你送走,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你想想,自己的妻子为了生儿子而丧命,而那个儿子又不得不送走,这本身就是一件让人很难以拉受的事。如果是为了救你,你父亲怎么舍得呢?”

我父亲?难道说他还在那个东北的小山村里?

以前我从来也没有想过关于自己的父亲的事,因为我从小就习惯了身边只有我妈。

即使看到别人的父亲带着自己的孩子走在街上,我也不会羡慕,因为我觉得只要身边有妈妈,我就会过得很好。

可是后来,就连我妈也死了,我还是慢慢习惯了一个人。

现在老舅忽然向我提起我父亲,那个从来也没有在我生命里出现,我连他长得什么样都不知道的男人,我的心里却是很难接受。

老舅知道我心里是怎么想的,开导我道:“如果你妈活着的话,只怕早就让你回去看看你父亲了。毕竟不管怎么说,你的生命是他给的,也是那个小山村给的。有时间的话,回去看看吧。”

吃过饭以后,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老舅把我带回了他的住处,让我今天睡在他这里。

我们两人又聊了许多关于我妈的事,老舅趁着酒意,给我讲了他们姐弟小时候的趣事,一边讲,自己一边流眼泪。

聊着聊着,就到了半夜十二点,老舅自己似乎也累了,就对我说:“不早了,睡吧。”

第二天醒过来以后,我就去找老头,我们一起在整个古镇查了一天,所有出事的地方都去了,可是并没有查出什么问题来。

老头的脸色变得越来越凝重,晚上我老舅在饭店请我们吃了一顿,现在他就是代表古镇影视城管理方,协调和我们之间的事。

而演艺公司那边,自然由李昂业来负责联络了。

吃过饭以后,李昂业把我拉到了一边,悄声问我:“罗闻,这事你怎么看?”

靠的,这一天这家伙嘴里叨着一枝烟,不时背手皱眉,学着电影里福尔摩斯的作派,可是过足了神探瘾,结果我们却是连个毛也没有查出来。

“大少爷,还能怎么看?对方的手段极其高明,我们根本没有发现任何的线索,只怕这事有难度呀。”

罗闻却是摇头道:“不不不,你这样说可就不对了。我忘了哪个神探说过一句话了:‘没有问题,就是最大的问题。’我觉得我们应该到河边去看看,说不定能有什么重大发现。”

我知道李昂业的意思,他是想我们两个人单独去河里查查,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他这人享福享够了,所以就想找点刺激,如果不是这样,他也不会跑到医院太平间去上班了。

如果我们两个能查到什么有利的线索,那他可就神气多了。

可是我却不敢陪着他玩,他这个阔少要是淹死在河里,我可负不了这个责。

于是我告诉李昂业,种种迹象表明,这事有些邪乎,如果要查的话,最好和张五行在一起,否则我是不会到河边去的。

我们来的时候,李昂业对老头那是万分崇拜的,可是今天跟着老头在古镇转了一天,老头除了板着一张脸,就是皱眉着两道眉,完全没有电影里那些高人举手投足间带着一股无上气势的样子,使李昂业有些失望。

“我说罗闻,你这师父到底靠不靠谱呀?要是不行的话,我们兄弟两个联手调查呗,要是能把这案子给解决了,我们就去开家私人侦探社,从此也算是神探了。”李昂撺掇我。

举报

投推荐票(569)

投月票(0)

请先登录

您当前没有推荐票

推荐票规则

我要捧场

本月推荐票

0

我的推荐票:0

我要赠送:
1

确定送出

您当前没有月票

投月票规则

我要捧场

本月月票

排名: 距离前一名差距

当前月票:0(1张月票=2000金币)

我要赠送:
1

确定送出

  • 红酒

    200金币/杯
  • 钻石

    800金币/颗
  • 跑车

    2000金币/辆
  • 别墅

    10000金币/栋
  • 游艇

    50000金币/艘
  • 飞机

    100000金币/架
数量:
赠言:

每累计捧场2000金币,系统免费赠送此书月票1张,本次捧场此书可得0张月票

结算:

0金币

原价:0金币

升级VIP享更多会员折扣

捧场

余额不足 请充值

取消 充值

已成功捧场 1

同时为作者送出1张月票

感谢您的支持

关闭

已成功捧场 1

同时获得1张月票

感谢您的支持

关闭 投月票

已成功投出0个月票

感谢您的参与

好的
操作失败,请重试~

已成功投出0个推荐票

感谢您的参与

好的
操作失败,请重试~
x
您的账户余额:金币 | 充值 订阅VIP章节
《相弥》金币/千字
  • 第十四章 老舅怎么也在?

    3078字/

    立即订阅
  • 订阅所有未购买的VIP章节。

    (请注意:不含未发布章节)

    批量订阅
  • 当您阅读到本书付费章节时
    将直接购买不再提示

    开启自动订阅

第十四章 老舅怎么也在?

3078字/金币

您的余额不足,请充值去充值

x
您的账户余额:金币 | 充值 订阅VIP章节
《相弥》

金币购买全本

章节举报

举报对象

第十四章 老舅怎么也在?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0/100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