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提醒关闭

查看更多》

第十六章 与狼共舞

作者:三石雨莳|发布时间:2020-06-30 18:00:00|字数:4971

“谢谢叶伯,我再想想其他的办法。”吴雷此时心里想到了一个人,他觉得这个人或许有办法可以找到无常,但是这个人对于吴雷来说却很危险,但现在也想不了太多了,只要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吴雷都要试一下,留给吴雷的时间不多了,无论如何不能坐以待毙。

叶伯和萧晓两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吴雷所谓的办法到底是什么。吴雷此时正低着头紧皱眉头思索着什么,两人也没有打扰他,突然,吴雷抬起头,对叶伯轻轻的微笑了一下:“叶伯,咱吃饭吧,我饿了。”

一句话让叶伯有些措手不及,聊着如此严肃的问题竟然突然说要吃饭,真不知道吴雷在搞什么鬼。叶伯只好顺势站起身来说道:“哎呀,你看我老糊涂了,饭早就做好了,走,咱出去吃吧。”叶伯心里有些疑惑,不知道吴雷到底想干什么,他究竟想到了什么办法呢?看到吴雷没有要说的意思,叶伯便也没有多问,带着两人走出了书房。

叶妈妈看几个人出来了,连忙跑过来说道:“你们聊什么事这么久啊,菜都凉了,我这就给你们热一下。”

“唉老婆子,你陪萧晓他们聊会天,我去热菜。”说着叶伯连忙接过叶妈妈手里的盘子,冲进了厨房,身后的保姆也连忙跟着进了厨房。吴雷看在眼里,心想这家人真有意思,雇着保姆不用,什么活都自己干。看来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不过刚才叶伯对叶妈妈并非是无事献殷勤,明显是对刚才对叶妈妈的那声吼道歉的意思,叶妈妈自然明白,随即瞪了叶伯一眼,拉着萧晓又聊了起来,吴雷又只能悻悻的在旁边吃起了水果。

吃过晚饭,吴雷和萧晓有意要走,叶伯没有同意,表示现在天太黑,路上不安全,今天就住在这里了,明天还有继续商量接下来的对策,现在找到无常是重中之重。吴雷觉得叶伯说的有道理,便答应了下来,叶妈妈把吴雷带上二楼,安排了一间客房让吴雷今天睡在这里,而萧晓今晚和叶妈妈睡在一个房间,吴雷真的能感受到叶家人对萧晓的爱,那种爱非常真挚,同样异常珍贵,吴雷心想,萧晓其实并不孤单,在乎她的人还有很多,她还是可以很幸福的继续生活的。

一夜无话,第二天,吃过早餐,三人又来到书房继续昨天的话题,吴雷直接了当的说了自己的想法,他要去找一个人,能不能找到无常就在此一举了。而叶伯和萧晓听了吴雷的想法,不禁“啊!”的一声,震惊的看着吴雷!

萧晓和叶伯都没有想到,吴雷要找的人竟然是李部长原来的手下,崇名。就是把吴雷送进北郊的那个人,就是他让吴雷在北郊经历了生死。吴雷此时表情却异常平静。

“帮会找不到无常,是因为大家获取消息的途径基本上是一样的,无常自然知道如何隐藏自己的行踪,但是崇名他们却不一样,他们的渠道不仅仅局限于隐甲方面,还有来自国内以及国外的政府方面的信息途径,我想,如果能够让崇名帮忙,我们找到无常的几率就会大很多。”

“可是,李部长的死还没有最终定论,你现在贸然去找崇名,可能会有危险。”萧晓有些担心。

“我们现在的处境也很危险,其他帮会虎视眈眈的盯着我们,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对我们做出更加不利的事情,不如现在主动出击,想办法破局!”吴雷现在只能破釜沉舟,将自己暴露出来,想办法让崇名帮忙,找到无常,这是吴雷能想到的唯一的办法。

叶伯听了吴雷的话,并没有说什么,而是保持着沉默,叶伯知道这个办法的危险性,但吴雷的办法听起来却很有道理,隐甲在调查方面固然很厉害,几十年的人脉和资源积累对于查到一个人的行踪方面可以说不在话下,但毕竟隐甲是一个隐秘的组织,有些渠道因为身份原因会有一些闭塞,但崇名不一样,他们可以联合更多的渠道去调查,这是崇名他们的优势,更何况对于无常这种顶尖隐甲来说,想要躲避隐甲的调查,的确不是什么难事,而崇名的渠道优势就显现出来了。

“吴雷,我觉得你这个办法可以试一试,不过这个办法非常危险,你自己要想清楚。”叶伯有些担心吴雷的安全,毕竟崇名是李部长的手下,而李部长的死吴雷是重要的嫌疑人。

“好,能帮我联系到崇名吗?就说我要见他!”

“我去联系。”叶伯说着,走出书房,打了一个电话。

与崇名见面的时间是当天的下午4点钟,地点是吴雷大学所在的贞川市,看了一下时间,现在是上午9点半,时间上来得及,吴雷本打算自己回去,萧晓执意要跟吴雷一起,萧晓表明现在吴雷是在为萧家做事,自己理所应当和吴雷一起去贞川。吴雷觉得有萧晓在身边也是个办法,可以帮吴雷解决一路的安全问题,遇到不懂的事萧晓还可以为自己解答,便答应了下来。萧晓开车一路向贞川方向行驶,路上又给负责保护萧晓的隐甲打了电话,告诉他们自己的位置。

下午3点,汽车驶入了贞川的市区,萧晓对市区的路况不是很熟悉,吴雷便为她指路,将近4点,两人来到了位于安良路的一间茶馆门前,这是与崇名见面的地方,吴雷此时心里有些紧张,他现在还不确定崇名对自己的态度,吴雷下意识的四处张望了一下,没有发现可疑的人,萧晓说道:“你这么看肯定看不出什么异常,我已经让我的人在周围排查了,等一下就会有消息。

过了一会,萧晓的电话响了,萧晓按下接通键,大概30秒,萧晓挂了电话,转头对吴雷说:“茶馆对面的酒店大堂有两个人应该是崇名的人,其他位置没有发现可疑的人,这次崇名对你应该没有什么恶意。

吴雷听了萧晓的话这才稍稍放下心来。看了下时间,已经4点了,吴雷对萧晓说:“你留在车里,不要和我一起进去,我和崇名讲话最多不会超过一个小时,如果5点我还没有出来,你马上回梁州,不要管我。”

萧晓有意反驳,但吴雷接着又说:“你很了解我们现在的处境,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自保,不要为了我做任何事,你更不能出事!”吴雷的语气让萧晓收回了想说的话,她明白吴雷的意思,也知道吴雷是对的,但对吴雷的担心让萧晓有些为难。吴雷说完便下车径直走进茶馆。

进入茶馆,一楼的人不是很多,大概有三桌的样子,吴雷环顾了一周,最终在靠近楼梯的位置发现了崇名,吴雷不禁心里咯噔一下,他依稀记得自己被崇名带走并送到北郊时的场景。吴雷见崇名正看着自己,便走了过去。

来到崇名身边,看见崇名对自己的表情有些敌意,满脸的怒意毫无掩饰的写在脸上,吴雷有种不好的预感,感觉这次真的是羊入虎口了!

“你找我有什么事?”崇名没有让吴雷坐下,而是直入主题,这无疑是给吴雷的一个下马威。

吴雷定了定神,故意沉下声音对崇名说:“我现在在萧家做事,需要你帮我一个忙。”吴雷尽量不让自己的胆怯流露出来,如果现在露怯,崇名必然会对自己施加压力,自己势必会落得下风,对一会的谈判没有好处。

“你在哪里做事和我有什么关系?我还没找你算账呢!”崇名明显在压抑自己内心的愤怒,此时眼里已经憋得通红,恐怕随时都会跳起来对吴雷动手。

吴雷有意避开了崇名的眼睛,而是自己坐在了崇名的对面,靠在沙发的椅背上,尽量表现的从容淡定。

“找我干什么?”

“李部长是你杀死的吧?”崇名直接抛出了这个致命的问题。

吴雷心里一惊,这是吴雷最不想碰的话题,因为自己没有办法为自己开脱,而崇名似乎已经认定了杀害李部长的凶手就是自己,这让吴雷有些被动。

“我有什么能力能杀死李部长?李部长周围有那么多人在,我一个大学生怎么可能近的了李部长的身?倒是你,李部长遇害的时候,你不在他身边,你去哪了?!”

崇名没想到吴雷竟然倒打一耙,反而将了崇名一军,可崇名并没有因为吴雷的这句话对吴雷有什么动作,但吴雷能看出崇名是在刻意的压抑内心的冲动。吴雷这也是在赌,赌崇名当天没在李部长身边是崇名的失职。他不敢保证说出这句话以后崇名会不会对自己下手,但吴雷必须这样做,因为今天来的目的是要和崇名谈判,既然是谈判,双方就要站在平等的位置上,不然肯定没有办法让崇名帮自己去找无常。

崇名没有继续逼问,但眼里的火苗依旧通红,嘴角也在不停的抽搐,过了好一会,崇名开口道:“今天不是我要见你,而是祁部长要见你,你跟我上楼吧。”说着崇名站起身来走上了楼梯。

吴雷心里一惊,这个祁部长应该就是接替李部长职位的人,可祁部长为什么要见自己呢?会不会还是和李部长的死有关呢?看来这次真的凶多吉少了!吴雷此时没有退路,只能硬着头皮和崇名一起上楼。刚上楼,吴雷发现二楼都是包间,而包间的走廊两侧站了十多个人,都是崇名的打扮,应该是保护祁部长的保镖,吴雷本想找一下上次带自己去北郊的几个人,但除了崇名之外都是陌生的面孔。

吴雷跟着崇名来到了中间的一个包间,崇名轻轻敲了一下门,里面没有声音,崇名轻轻的推开门自己进去,过了一会,崇名打开门示意吴雷进来,吴雷瞬间感到了一股压力席卷全身,挪着步子走进了包间。

进入包间,发现除了崇名以外,只有一个中年人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手上端着茶杯仰着头注视着天花板,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此人一身休闲装,平头,虽然是坐着,但可以看出此人身高应该比吴雷要矮,大概一米六左右,身形消瘦,小眼睛小嘴,与李部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崇名小声对中年人说道:“部长,吴雷来了。”祁部长依旧仰着头,对崇明说:“你先出去吧。”崇名探了一下身子,便走出了房间,经过吴雷身边的时候特意瞪了一眼吴雷,似乎是对吴雷的一种警告,警告他老实一点。

崇名关上门,祁部长这才缓缓低下头看了吴雷一眼,嘴角不禁稍稍向上翘了一下,眼睛也顺势眯了起来,吴雷能够感觉到祁部长是在对自己笑,但这个笑却让吴雷毛骨悚然,不知是不是吴雷多心,总感觉祁部长的笑不怀好意,但又看不出敌意,祁部长终于开口:“你就是吴雷?”声音很小很轻,但吴雷却听得十分清楚。

“您好,祁部长,我是吴雷。”吴雷此刻已经没有了刚才那种强装的淡定,因为现在面对的是大人物,从心里吴雷就很惧怕这个职位的人,可能是李部长对自己造成的伤害太大,让他觉得这个职位的人都不好惹。

“坐。”祁部长依旧细声细语。

吴雷点了点头在与祁部长隔了一个座位的位置坐下。

祁部长看着吴雷,却什么也没说,依旧那副不怀好意的表情。

“你相信宿命吗?”祁部长开口的一句话让吴雷有些不知所措。

“我......不太懂。”吴雷心里更没底了。

“‘宿命积福应,闻经若玉亲。’人一生的贫富、寿数等受到既定的遭遇限制,人只能服从上天的安排才能积福除灾。这是我们祖先的思想。”祁部长停顿了一下,吴雷越来越弄不清楚祁部长说这些究竟是什么意思了。

“而我则认为‘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人的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只有努力上进,正确判断人生的选择就可以把握命运。”祁部长又停顿了一下,语气依旧很轻,但吴雷听得却有些刺耳,吴雷不明白祁部长的用意,但一定是在暗示自己什么。

“虽然说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上,但是如果没有在人生的判断中做出正确额选择,那迎接自己的将会是毁灭。”祁部长突然提高了音量,让吴雷不禁打了一个寒颤,祁部长明显话里有话,可是吴雷却始终没有想明白祁部长到底是想要表达什么。吴雷头脑在快速运转,想找到自己与祁部长的关联所在,突然,吴雷联想到了唯一的关联--李部长,难道祁部长是在暗示李部长的死?

“祁部长,李部长的死真的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当时只是按照别人的意思.......”

“我有提到李部长吗?你为什么会这么紧张?”祁部长还是细声细语的问着吴雷,表情依旧轻松。吴雷彻底懵了,他不知道该怎么接祁部长的话。

“李部长的死我肯定是要调查清楚的,毕竟那是我的老领导,我一定会还李部长一个公道。”祁部长言语中没有一丝波澜,反而有些玩笑的意味,吴雷不禁背后发凉,祁部长虽然没有李部长那种咄咄逼人的气势,但是这种笑里藏刀的感觉却更加令人恐怖,吴雷此刻能够感受到祁部长瘦弱身体里的那种强大的震慑力,绝对是吴雷没有办法抗衡的,吴雷此刻已经没有办法佯装淡定,虚汗已经布满额头。吴雷感到一种即将窒息的压抑,同时充斥着死亡与绝望的气息,总之,现在的感觉非常不好!

“但是,我也知道,杀害李部长的人不是你。”祁部长话锋一转,似乎又给了吴雷一丝生还的希望。吴雷看着祁部长,不知道祁部长究竟要对自己怎么样。

“而且我也大致清楚凶手是谁,所以,你不用害怕。”

吴雷听到这里,似乎听出了祁部长的一丝用意,既然祁部长知道不是自己杀害的李部长,而且心里已经知道凶手是谁,那么祁部长肯定是要利用自己去做一些事情,原来祁部长之所以提到“宿命”、“正确的选择”是想让自己提起李部长遇害的事情,然后通过这件事让自己为他所用。祁部长果然是个狠角色,自己在不经意间竟然被祁部长套路了!

“祁部长,您需要我做什么?我一定全力以赴。”吴雷此时只能喊口号,能不能做先不说,先表明立场很重要。

“哈哈哈,小伙子,我做事从来都是做在明处,按照法律和准则公事公办,我想你误会我的意思了。”祁部长笑了笑,没有继续说下去。

 

举报

投推荐票(0)

投月票(0)

请先登录

您当前没有推荐票

推荐票规则

我要捧场

本月推荐票

0

我的推荐票:0

我要赠送:
1

确定送出

您当前没有月票

投月票规则

我要捧场

本月月票

排名: 距离前一名差距

当前月票:0(1张月票=2000金币)

我要赠送:
1

确定送出

  • 红酒

    200金币/杯
  • 钻石

    800金币/颗
  • 跑车

    2000金币/辆
  • 别墅

    10000金币/栋
  • 游艇

    50000金币/艘
  • 飞机

    100000金币/架
数量:
赠言:

每累计捧场2000金币,系统免费赠送此书月票1张,本次捧场此书可得0张月票

结算:

0金币

原价:0金币

升级VIP享更多会员折扣

捧场

余额不足 请充值

取消 充值

已成功捧场 1

同时为作者送出1张月票

感谢您的支持

关闭

已成功捧场 1

同时获得1张月票

感谢您的支持

关闭 投月票

已成功投出0个月票

感谢您的参与

好的
操作失败,请重试~

已成功投出0个推荐票

感谢您的参与

好的
操作失败,请重试~
x
您的账户余额:金币 | 充值 订阅VIP章节
《隐甲弑血录》金币/千字
  • 第十六章 与狼共舞

    4971字/

    立即订阅
  • 订阅所有未购买的VIP章节。

    (请注意:不含未发布章节)

    批量订阅
  • 当您阅读到本书付费章节时
    将直接购买不再提示

    开启自动订阅

第十六章 与狼共舞

4971字/金币

您的余额不足,请充值去充值

x
您的账户余额:金币 | 充值 订阅VIP章节
《隐甲弑血录》

金币购买全本

章节举报

举报对象

第十六章 与狼共舞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0/100

确定